『每個人的生命裡面都有著許多不同的轉角,

 常常一轉過轉角就會看見不同的景象,

 也因此,當人在即將面臨轉角時總會感到驚慌,

 有勇氣者會迅速通過,面對自己未來的新氣象;

 沒有勇氣者則是躊躇不前,不希望改變現狀。

 我,想當一個有勇氣的人,勇敢的踏出腳步迎接我的未來。』-吳尊

 

 

脩看著手上白紙密密麻麻的一堆字,忍不住嘆了口氣。

「怎麼了?」脩回過頭看見禹哲站在他身後。

「想歌詞囉!」脩向禹哲揮了揮手上的紙無奈聳聳肩。

「遇到瓶頸了啊?」禹哲看著脩手上的白紙其中一大段被劃掉重改了不少次。

「嗯!算是吧!」脩笑了笑。

「我看看!」禹哲從脩手上拿過白紙。

「這邊」脩指了指那一大段修過的地方「要用『七彩光芒』還是『閃耀光芒』?」

「還有這裡,你覺得用『耀眼』比較好呢?還是用『亮眼』?」

「還有還有……

禹哲看著身旁一臉認真的脩,他從來沒有見過對音樂這麼執著的人,他雖然很喜歡唱歌,但也從來不覺得自己可以把唱歌變成是一種職業。大東來找他加入這個樂團的時候,說實話他一直都是帶著玩票的性質,他也不覺得音樂可以為他的人生改變些什麼。可是現在的他,看著身旁的脩,他開始覺得也許也許音樂可以改變他的人生。

 

「兩個大男生在這邊幹什麼啊?」一個很溫柔的女孩子聲音從背後傳來。

脩和禹哲同時回頭,臉上卻同時被貼上冰涼的東西。

「哇!我的天啊!函岑妳嚇死我了!」脩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函岑。

「給你們!零脂肪牛奶!」函岑遞上兩瓶牛奶。

「零脂肪?」禹哲接過牛奶疑惑的看著函岑。

「禹哲對不起!」函岑雙手合十向禹哲吐了吐舌頭「我不知道你愛喝什麼!?」

「這是我喜歡喝的。」脩搖了搖手上的牛奶向禹哲笑了笑。

禹哲看著手上的牛奶再看看眼前的脩和函岑,這兩個人認識很久了嗎!?為什麼可以這麼了解對方喜歡些什麼呢!?

 

「你們在討論什麼啊?」函岑俯身看著禹哲手上的紙。

「歌詞囉!」脩回答。

「脩說他不知道這邊要怎麼改比較好!?」禹哲指了指那一段被修改的亂七八糟的地方。

「哇!看不出來你這麼認真耶!」函岑用手指敲了敲脩的額頭。

「妳這是在糗我還是在稱讚啊!?」脩笑著看著函岑。

禹哲看著眼前兩個笑得很開心的人,他臉上雖然也掛著微笑,但心裡面卻有一種孤單的感覺,這種感覺叫做寂寞嗎!?

---------- ---------- ----------

亞綸打了個呵欠,亦儒看著亞綸疲累的樣子,轉頭對大東說:

「亞綸好像累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大東看著眼皮沉重的亞綸點了點頭。

從昨天三個人就在討論團名,一直到現在都還尚未有定論,

桌子上滿滿的都是一堆寫過的紙,卻沒有一個是大家都滿意的。

 

「我們乾脆請經紀公司幫我們取好了。」大東有點喪氣的說。

「我們再想想啦!說不定再想一下就有了啊!」亦儒依舊樂觀的回答。

「已經想得夠久了。」亞綸揉了揉眼睛,伸手拿過桌上的礦泉水瓶,卻不小心把一份資料弄到地上。

 

「吳尊?」大東撿過地上的資料看見那是張履歷表。

「誰啊?」亦儒湊過身子。

「哇!這個男的超級帥耶!」大東不禁感嘆著。

「有這麼帥嗎!?看你們兩個驚訝成這樣。」亞綸看著蹲在地上目瞪口呆的兩人。

「你自己看!」大東遞上履歷表。

亞綸接過來,看著履歷表上寫著『吳尊』兩個字,旁邊附著一張照片,照片裡的男生雖然脣紅齒白,可是五官卻非常端正,長得簡直跟童話故事裡所敘述的白馬王子一模一樣。

「真的很帥!」亞綸不禁感嘆道。

 

「叩叩!」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請進!」亦儒有禮貌的回答。

「請問,我是要到這裡來報到嗎?」

門被推開,進來的是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生,鴨舌帽底下出現的赫然是那張如白馬王子般的臉。

 

「啊!!!!!!!!」大東驚訝的指著剛走進來的吳尊。

「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沾到什麼東西嗎?」吳尊驚慌的伸手往臉上抹了好一陣子。

亞綸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白馬王子終究還是個平凡人而已。

「咦!?」吳尊看著亞綸的笑臉,停下手上的動作愣在原地。

「你好,我叫辰亦儒,你可以叫我Calvin。」亦儒笑著走上前跟吳尊握手。

「喔~你好你好,我是」吳尊話還沒說完,大東馬上握住他伸出的手,

「吳尊!你是吳尊吧!!本人超帥的啦!」

「你好!我是汪東城啦!你可以叫我大東,我的英文名字叫做Jiro。酷耶!可以看到你本人簡直是我汪東城一輩子的榮幸!」大東興奮的握著吳尊的手上下用力的晃著。

「大東你這麼激動會嚇到他吧!?」亞綸笑著走上前拍了拍大東的肩膀。

「你好,我是炎亞綸。」亞綸對吳尊點頭微笑說道。

 

吳尊看著眼前的三個大男生,不禁感到一陣放鬆,他原本很害怕別人會不會不喜歡他,但現在看著眼前在一起大笑著的亦儒、大東和亞綸,他的心情也逐漸的豁然開朗起來。

「你們好!希望以後可以多多指教!」吳尊摘下帽子深深的鞠躬。

從今天開始,他就要面對不一樣的旅程,他會更努力的讓自己有個不一樣的未來。

---------- ---------- ----------

「妹,我回來了!」函岑邊脫鞋邊對著屋子裡叫著。

「姊,今天怎麼這麼晚!?」宜臻走出房間擔心的看著函岑。

「沒有啦!!今天送貨的晚到了,我怕老闆一個人整理不完我就幫他弄了一下。」函岑笑著對宜臻說道。

宜臻看著函岑的臉上一臉疲憊,不禁感到一陣不捨。

「姊,妳這樣會不會太累?」宜臻遞上一杯白開水。

 

「不會啦!放心好了!」函岑仰頭把白開水灌進自己喉嚨裡。

從父母過世之後,自己就一直努力的照顧著宜臻。她從來就不會想要抱怨,因為對她來講,只要宜臻可以幸福快樂的長大她就很開心。她努力的工作,一天兼好幾個差就為了讓宜臻可以去學校好好的念書,所以不管怎樣,她都不會感到累,只要是為了自己的妹妹,再累她都可以覺得很幸福。

 

「阿釦呢?」函岑朝屋子裡探頭問道。

「我叫他先回去了!」宜臻接過函岑手上的空杯子。

「真是的!我明明叫他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再走的。」函岑嘟著嘴道。

「沒關係啦!」宜臻笑了笑「我都長大了!」

「可是還是女孩子啊!看妳自己一個人在家危險我才拜託他的。」函岑說。

「可是我看他也累了!練團很辛苦吧!」宜臻無奈的聳聳肩。

阿釦是她從小到大的玩伴,如果硬要說大概可以算是青梅竹馬。函岑會加入樂團也是阿釦牽的線,宜臻永遠都記得阿釦那天晚上來找函岑要她一起加入樂團時那得意的樣子。

 

「練團一點都不辛苦」函岑拍了拍宜臻的頭「那是我一天裡最喜歡的時光。」

「我先去洗澡囉!」函岑提起放在地上的包包走向房間。

宜臻看著函岑的背影,她忍不住苦笑著,說不辛苦是騙人的吧!?阿釦每天都跟她說練團時的脩像惡魔一樣的恐怖,只要有一點點錯就罵人罵個老半天。宜臻嘆了口氣,如果自己可以幫姊姊負擔一點生活上的經濟壓力那就好了,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