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大野智X二宮和也

*本文同時發表於AY*
*CPA目前翻修中,完畢後會立即補上* 
*全文已收錄於星宇宙*

*解說:
 文中「」代表實際口語對話;『』代表內心感應對話。

窗外街道上,一群背著書包的孩子正一蹦一跳地玩鬧著,襯著陽光閃耀著放假的歡愉氣氛;窗內教室裡,大野智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瞪著眼前那張打滿紅字的成績單,無可避免地迎接眾人皆避之而不及的假期中輔導和補考。重重嘆了口氣,大野把成績單揉成一團塞進書包裡,不是他不認真,而是他對這些數學、英文之類的實在不在行,他就是不懂,為什麼美術和音樂好的人就不能是師長口中的「好學生」呢?數學和英文有什麼用呢?


「智君!」


歡樂的聲音讓大野不用抬頭就可以感受到燦爛笑容,勉強擠了個微笑,「雅紀...


「明天就開始放假了耶!」相葉雅紀蹲在大野桌子旁,用一雙圓滾滾大眼睛盯著大野瞧,「我們要去哪邊玩?」

大野搖了搖頭,他可以看見相葉眼底滿滿的失望。他可以理解的,以往每年只要學校放假,他和相葉兩人就會像脫疆的野馬,踏遍所有未曾去過的地方,像在大冒險般快樂而盡情地喧鬧著。可是自從上了高中,他對所有學科的不在行都瞬間湧現,再也沒有所謂的放假了,有的只是無限循環的惡補和考試。

「對不起...」大野愧疚地道著歉。
「不要這樣說啦!」相葉伸手拍了拍大野的肩膀。
「如果有人可以幫我就好了...」大野喃喃自語著。
「智君沒試過那支電話嗎?」相葉指了指大野桌上那幾個用立可白刻劃的數字。

大野輕輕搖了搖頭。

不知什麼時候被寫上的,這幾個白得發亮的數字,其實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麼,相葉卻堅持著按他超準的第六感,那絕對是手機號碼。該不該試著撥看看,大野很猶豫,畢竟他根本無法肯定這幾個數字是電話號碼,就算是那他又該跟對方說些什麼呢?難不成要請對方幫自己作弊嗎?

「試看看嘛!」相葉推了推大野。

 

大野掏出手機,有點疑惑地看了相葉一眼,後者只是用力點著頭,大野有點猶豫地按下那幾個號碼,然後撥了通話鍵,電話那頭傳來很好聽的音樂,像是風鈴一樣讓人覺得很舒服的音樂,接電話的會是女孩子嗎?光這樣想著,大野就忍不住心跳加速。

 

「喂?」接起電話的是一個男孩,但卻是一個大野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喂,我是2B班的大野智,我」有點緊張地說著。

「喔,你終於肯打電話過來了啊!」

 

「咦?」大野心裡寫滿了問號,對方知道自己是誰嗎?他在腦中努力地搜尋著和任何陌生人間交集的記憶,結果卻是個零,這也是當然,身為整個年級中最不擅長交際的大野,唯一的好友也只有相葉一個人而已,哪有什麼跟其他人交集的時刻?

 

轉頭看了看相葉,會是相葉認識的人嗎?畢竟相葉參加的社團比自己多,也很喜歡跟不認識的人打球,會不會是相葉介紹的呢?大野看了看好友臉上的表情,和他一樣掛著些許的疑惑,「智君?」,好吧,看來應該也不是他的朋友,因為相葉是個藏不住秘密的傢伙。

 

「你怎麼會認識我?」大野小心翼翼地問。

「這不是你打電話來的目的吧?」對方的語氣裡帶著些許笑意。

「我只是」大野試圖確認著。

「你的『只是』浪費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喂,現在電話費很貴喔!」

 

不是那麼地討喜!

 

大野皺了皺眉,怎麼會有這麼沒禮貌的人?雖然自己在這邊緩慢思考是花掉了不少時間,但他不太適應被不認識的人明嘲暗諷。

 

「那不然你知道我打給你的目的?」大野索性直接切入正題。

「打我電話的人目的永遠只有一個。」對方笑著回答。

 

所以對方是專業的作弊家嗎?大野額頭上的紋路越來越深,雖然自己是很需要專家來幫忙度過危機,可是,這種不正當的方法好嗎?

 

「好吧!那你要怎麼幫我?」大野暗暗祈禱對方的建議千萬不要太離經叛道。

「嗯十分鐘後,到籃球場旁的大榕樹下,我會告訴你!」

 

---------- ---------- ----------

 

大野呆呆地站在大榕樹下,忽然覺得自己有蠢,為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也為了一個從未謀面的人,而且目的還是不太正當的事。平時的他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畢竟對他而言,放學後總有很多比學校有趣的事情在等著他完成,例如:畫畫、陶土、釣魚,更何況這些旁門歪道也一向為他所唾棄。

 

「我在幹嘛啊?」大野嘆了一口氣,轉身正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手機卻在此時響了,低頭看了看時間,剛好是分秒不差的十分鐘過後,「喂?」有氣無力地接起電話。

 

「我可以幫你!」對方劈頭就說,是剛才那個沒有禮貌的傢伙。

 

「喔,那還真是謝謝你了。」大野苦笑著,轉頭四處查看任何和他一樣講電話的身影,卻一個人也沒見到,不禁感到有點害怕,對方是人還是鬼?現在這個時節也不應有阿飄出沒才對啊!

 

「我是人啦!你這個笨蛋!」對方像是聽得到他的心聲似地回應著。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訝異地語氣裡帶著些許的狐疑。

「當然,不然我幹麻幫你作弊。」

「什麼意思?」

「你很煩耶!不要浪費我的電話費好不好,要我幫忙還是不要?」

 

大野開始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天人交戰中,怎麼辦?是要接受對方的幫助,好讓自己可以一舉通過這次的補考;還是要婉拒,然後讓自己再度掉進無限循環的考試深淵中?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見籃球場另一端正在等著自己一起回家的相葉,想到了好友眼神裡那滿滿的失望,自己明明都答應了要教相葉釣魚的,結果食言而肥了將近兩年,果然還是該履行與朋友間的約定比較重要吧?

 

「好吧!請你幫我!」大野百般困難地開了口。

「沒問題,但你要給我回報!」電話裡的聲音帶著笑意。

「咦?要錢嗎?要很多嗎?」大野確認著,內心盤算如果太貴就算了,畢竟和相葉去釣魚也是要花掉不少費用的。

 

「平常我都是收錢的,不過你的話讓我想想

 

然後是一段駭人的靜謐,安靜到大野一度以為自己來到了奇怪的第三度空間。

 

「你拿手的科目是什麼?」男孩打破沉默好奇地問。

「音樂、美術之類的吧!」大野輕聲回答著。

「嗯,那你唱首歌給我聽吧!」

 

「啊?」有點驚訝地瞪大了眼睛,這真是大野聽過最奇怪的要求,轉頭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四周,嚥了嚥口水,有點艱難地問道:「在這裡嗎?」

 

「對啊!不然咧?」電話裡傳來一陣咯咯的笑聲,雖然有些討厭,但意外有點甜。

 

大野轉頭背對著籃球場,有點害羞地對著大榕樹,把手機放在自己嘴巴前,清了清喉嚨放開嗓子,

 

「いつもそうよ。

 拗ねるときみは。

 私の大事な物を隠すでしょ。

 その場所は決まって同じだから。

 今日は先に行って待ってみるわ。

 

 季節……

 

「等一下!」男孩打斷了大野,聲音聽起來很驚訝,「你怎麼會唱這首?」

 

「喔,我之前經過音樂教室,聽到一個男生邊彈鋼琴邊唱的,我覺得很好聽,就偷偷學起來了啊!」大野笑著回答。

 

「你看過那個男生?」聽起來有點緊張。

 

「只有看過背影和微微的側面,」大野歪了歪頭回憶著,那是個對他而言很特別的男生,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候,他都會去音樂教室聽那人唱歌,只要聽著這首歌他總是可以很快地將心情平復下來。這麼說起來「你的聲音跟他很像。」大野對著電話那頭的男孩說著,但也忽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緊張氣氛。

 

「我不想聽了!」回應他的是有點任性的聲音。

「啊?」

「我要改成畫畫,」依舊有點任性地要求著,「畫那個彈鋼琴的男生吧!」

「我只有看過背影和一點側面耶!」大野苦著一張臉。

「我不管,那就畫背影吧!」

 

被對方這麼要求著的大野有點為難,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這種經驗。自己是很喜歡畫畫沒錯,但不是很喜歡按著別人的要求作畫,自己常常都是畫一些心裡覺得感動的人事物,因為對他而言,如果不是自己想畫的、自己有所感覺的,就算再努力也無法畫出作品最初、最真實的韻味。

 

「我試試看吧!」嘆了一口氣,對於自己竟然答應了感到有些懊惱。

 

「嗯,那補考當天拿到題目卷後,在心裡大聲把題目念出來吧!」

 

說完對方就掛電話了,只留下滿臉疑惑的大野,默默覺得自己有被詐騙的感覺,為什麼會接受這個怪人的幫助呢?為什麼會答應對方那個背離自己初衷的交換條件呢?為什麼會蠢到連名字也沒問呢?

 

才剛想到這裡,電話又響了,同一個號碼,那個讓他大概一輩子都忘不掉的號碼。

 

「我的名字叫二宮和也。」

 

不等大野開口就匆匆丟下的一句話,緊接在後的只剩下電話被掛斷後的嘟嘟聲響,還有大野心中微微改變著的不明情愫。

 

---------- ---------- ----------

 

補考當天,大野帶著滿心疑惑踏進教室,從監考老師手上接過卷子,才剛看到他就想放棄了。整個放假日,他除了參加輔導的時間有認真聽過課,其他空閒時刻都跟相葉到處玩樂,去了好多沒去過的地方,也兌現了釣魚的承諾。雖然自己也一度認為這樣不是很好而有些心虛,不過相葉也說了,「唉唷~有人要幫你啊!智君怕什麼?」果然在好友一再地聳恿下,玩樂的吸引力還是大大勝過枯燥乏味的課本。

 

在位子上坐定後,大野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考卷上那一大堆有如外星文般的英文字母,在心裡大聲地讀著題目:『第一題。The poor little boy is an orphan;( ).選項,(A)both his parents are still alive(B)neither his father nor his mother is alive…

 

『答案是B啦!』

 

一陣聲音傳來害大野嚇了好大一跳,整個人大力地顫動一下,膝蓋狠狠朝桌角撞了過去讓他痛到整張臉皺成一塊。

 

「大野同學,你有什麼問題嗎?」監考老師用疑惑的眼光瞪著大野。

「報告老師,我沒事!」大野苦著一張臉,活像剛吞下黃蓮。

「考試不要打瞌睡,都已經要補考了還不專心點。」

「是,對不起。」

 

大野一手揉著膝蓋,另一手則拿起筆在答案欄寫下了一個B

 

『你是笨蛋啊?』聲音又再度響起,這次大野聽清楚了,是那個曾經和他通過電話的男生,那個叫二宮和也的傢伙。

 

『你不要嚇我啊!是怎樣?』大野在心裡暗暗地說道。

『笨蛋!不這樣怎麼神不知鬼不覺作弊啊?』二宮笑著。

『可是

『別可是了,趕快進入下一題啦!一早就起床幫你作弊累死了。』

 

大野在半信半疑下用這種奇怪的方式完成了考試,不只英文,其他像數學、歷史等科目,二宮總是很快就可以把答案解出來,而且邊解還邊打著呵欠,一付超輕鬆的樣子。大野偶爾總有些不服氣,內心覺得二宮的答案不是那麼正確,但在他質疑的時候,二宮總會很快地解釋給他聽,當然最後也不忘了附帶一句『笨蛋!』,好像這是他的口頭禪一般。

 

一個禮拜之後,寄到家裡的成績單讓父母感動到幫他買了一付新的釣具,老師還特地打電話來道賀,連相葉都用一臉崇拜的眼光看著他。是有點心虛沒錯,但看著成績單上那連成一片的100還是讓他有點驕傲。

 

『二宮君?』驕傲了一會兒之後,忽然想起自己答應要給二宮的畫還沒給他,試著在內心呼喊了二宮。

 

『幹麻啦?沒事不要找我講話!』兇巴巴但很甜的聲音傳了過來,讓大野的心跳漏了幾拍,這個有些熟悉的聲音他真的好喜歡,喜歡到甚至有些想念。那天補考過後,大野總忍不住會幻想,幻想著聲音的主人是怎樣一個令他心動的男孩,有著長長的睫毛、閃著光芒的大眼、小巧紅潤的雙唇,如此亮麗動人到讓他好想見一面。

 

『我考試及格了耶!』大野看著成績單開心地笑著。

『恭喜你啊!雖然應該是我考試及格才對。』二宮挖苦道。

『謝謝你!』大野兩手合掌輕聲地說。

『不會!』二宮無所謂地回答著,『我要的東西呢?』

 

大野拉開書桌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張畫紙,上面由水彩暈染而成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有靈氣而生動的背影,背影的主人將手指放在鋼琴的黑白鍵上,但低頭的樣子卻彷彿有些孤單。

 

『畫好了唷!怎麼給你?』大野問。

『拿去那間音樂教室,鋼琴旁有個軟木的板子,你釘在上面吧!』二宮回答。

『喔,好啊!』

 

忽然兩人間,有了一陣短暫的沉默

 

『喂,你還在嗎?』大野呼喊著。

『我不叫喂,我叫二宮和也。』些許憤怒的聲音,大野卻意外很喜歡。

『吶,我問你喔,你幫過很多人嗎?』大野有點好奇地問。

『不多吧!怎樣?你吃醋嗎?』二宮笑著調侃。

『我才沒有咧~』真的沒有嗎?『只是這樣不是很好耶!』大野故作嚴肅地說。

『你不也需要我幫忙嗎?還說什麼!』二宮不屑地回應著。

 

『我我只是覺得你的聲音很好聽,想多聽一點。』大野有點羞怯地說著,『我很喜歡你的聲音喔!』

 

又陷入了一陣沉默,空氣彷彿凝結一般的安靜,除了桌上那個時鐘走動的聲音,大野什麼都聽不到,內心忽然有點焦急,深怕是不是因為這句話惹惱了二宮。也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二宮是不是和自己一樣,有著同樣的性向,任何男生聽到另一個男生稱讚自己聲音很好聽,會覺得心裡怪怪的也是正常。

 

『二宮君?』大野忽然很想跟二宮說聲對不起。

 

『呐,智』二宮用大野聽過最溫柔而羞怯的聲音輕聲地問著,『只有聲音嗎?』

 

---------- ---------- ----------

 

輕輕把畫釘上軟木,對於可以把這個背影畫得如此傳神大野其實感到有點詫異,或許他是有點喜歡的,喜歡這個看起來很孤單的背影,那首在琴音搭配下輕柔到讓人忍不住在心裡漫開一絲微甜的歌曲也讓他難忘。

 

好久沒看到這個背影的主人了,自從認識了二宮之後……雖然知道自己一方面喜歡著彈鋼琴的人,另一方面又喜歡著二宮很矛盾,可是大野就是忍不住會做著不切實際的白日夢,有著鋼琴男孩也有著二宮的白日夢。

 

「智君,那個神秘客真的只要這幅畫啊?」相葉接過大野手上多出的圖釘。

「嗯,對啊!」大野對相葉笑了笑,雖然心裡對於見不到二宮本人感到遺憾。

「果然很神秘呢!」

 

二宮是真的很神秘!不單單對相葉,或許對大野而言也是如此。在收到成績單之後,那是他們最後一次的對話,還來不及告訴二宮自己的答案,就像是斷訊一般再也連絡不到他。

 

其實有點寂寞,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喜歡的不是只有二宮的聲音而已。

 

他喜歡和二宮講話的氛圍,那種經常被吐槽、被嘲諷著的感覺他倒是挺享受的。曾經以為自己是不是心理有點問題,困惑地對相葉說出自己的疑問後,相葉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吶吶,被吐槽不是很好嗎?這世界上能夠真心跟你交往的人很少了耶!他願意吐槽你,不會只說些好話給你聽,這樣不是很好嗎?」

 

或許吧!雖然大野並不是很能夠全然相信相葉的話。

 

『二宮君,你的畫我放著了唷!』在心裡喃喃地訴說著溫柔的話語,『我真的好想見你一面。』對方可以接收得到嗎?

 

喜歡上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大野覺得自己有點誇張,但他總覺得二宮不會是那種"只有聲音好聽而已"的人,會是像那個彈鋼琴的男孩般有著氣質、有著優雅、有著讓他可以放鬆待在他身旁的氣息。

 

「雅紀,我很笨對不對?」大野看著畫喃喃地問著。

「才不會咧!」相葉笑著回答,「神秘客很聰明不是嗎?」

「嗯。」

「智君喜歡上聰明的人,怎麼會笨咧?」

 

大野笑了笑,相葉的答案永遠都是如此地無厘頭,但偶爾卻又是如此地有道理。

 

『吶吶,二宮君,我喜歡的不只是你的聲音唷!』

 

---------- ---------- ----------

 

大野坐在櫃台前的板凳上發著呆,其實來便利商店打工不應該如此散漫的,也被老闆告誡了好幾次,但不知為何大野就是打不起精神來,有點沮喪、有點難過、有點想念二宮的聲音。

 

不,不是有點!他真的很想念二宮。

 

「喂,沒想到你不只念書偷懶,連上班都在偷懶啊!」

 

一個他再也熟悉不過的聲音從面前傳來,大野像是被電擊一般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人-俊秀的鵝蛋臉、端正的五官、微勾著的嘴角、和那個有點駝背的身影……

 

是那個坐在音樂教室裡彈鋼琴的男生!

 

霎時腦海中關於鋼琴男孩和二宮的記憶自動彙聚成一塊,那個二宮坐在鋼琴前唱歌的畫面也成功地竄改大野的回憶,原來自己一直喜歡著的都是同一個人。

 

「你」驚訝地用手指著二宮,為什麼他沒有聯想到?二宮的聲音是如此地熟悉而特別;在大野唱著那首歌時傳來的驚訝語氣;與二宮認識後就再也沒見過鋼琴男孩……所有的線索都很真實地呈現在他面前,而他竟然到現在才發現。

 

「先生,我要結帳!」二宮朝大野遞出一罐飲料,似笑非笑地說著。

 

大野顫抖著接過飲料,故作鎮定地結著帳,心裡卻是波濤洶湧地吶喊著,『我想你!二宮君,我好想你!』

 

『笨蛋,我知道啦!』二宮看似平靜的臉上染上一片紅。

『不要走!』大野把飲料遞還給二宮,「20元。」

『你要我在這邊陪你上班?』二宮挑著眉毛掏出零錢。

 

大野忽然有點不知所措,瞪著牆上的時鐘恨不得把它拆下來自己調時間,好不容易又見到二宮,好不容易找到朝思暮想的鋼琴男孩,好不容易再一次找回自己的心跳……他一點都不希望二宮又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

 

『我等你下班啦!傻瓜!』看著大野的不知所措,二宮開心地掩嘴笑著,指了指商店角落那供顧客休息用的桌椅。

 

大野鬆了一口氣,對二宮笑著點點頭,然後看見了二宮害羞轉身的樣子,果然讓他好心動。心裡面不斷湧出的甜,就算嚐不到卻依然讓他好幸福、好快樂,原來這就是戀愛的味道。

 

『智』二宮輕輕地回過身,『你只喜歡我的聲音嗎?』

 

大野抬起頭,認真地望進二宮的眼眸,那是雙他見過最美麗的眼睛,就如他所想像著的,是雙閃著光芒的大眼,「不只唷~和,我喜歡你的全部!」毫不猶豫地對二宮說出心裡滿滿的愛戀,「你願意跟我交往看看嗎?」

 

「嗯,讓我考慮看看!」二宮托著下巴一臉困擾樣,『智,我願意。』但那甜甜的話語卻輕輕地撞進大野的內心深處。

 

「那就讓你考慮吧!」大野走向二宮,伸手將他拉進自己懷裡,低下頭看著那小巧紅潤的唇微笑著。

 

「會考慮很久的唷!」二宮抬起頭,長長的睫毛搧動著誘人的光芒,讓手環上了大野的頸子,一雙眼睛眨呀眨的。

 

大野輕輕貼上了二宮的雙唇,那期盼已久的甜蜜滲進了自己體內,『小和,我真的好喜歡你。』讓兩人的嘴角同時綻開了燦爛的笑容。

 

一陣微風輕輕拂過兩人身旁,吹進了幾公尺外的校園裡,音樂教室內那原本釘著畫的地方,揚起一張張便利商店的發票,一張紙沉受不住微風的吹拂緩緩飄落,上面那一個個絹秀的字跡刻劃了愛情和思念的味道:

 

「智,你會想我嗎?」

 

(完)

 

    全站熱搜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