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松本潤X二宮和也
 

*二宮和也慶生賀文......嗎?(喂#)*

 

 
 

松本潤記得他第一次見到二宮和也是在大一的體育課,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隊伍的最後方,只是低著頭玩弄著自己的指甲,不發一語地把自己關在沒人能理解的世界裡。

 

「同學,請問我可以跟你同一組嗎?」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總覺得有點不忍,恰好老師又要求了要大家找好幫忙互測體適能的伴,松本便上前和他搭了話。

 

沒有辦法遺忘的是二宮那雙漂亮的眼睛,「嗯、好啊!」抬起頭綻出的那個笑容和溢在空氣裡的甜美聲音,讓松本的心莫名地跳得很快。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二宮,也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對一個人一見鍾情,雖然在那個當下他並不是很明白自己的心情,也並不是很了解自己心跳加快的原因,但他卻清楚地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未來將會在他心裡佔著很重要的位置。

 

----- ----- ----- ----- -----

 

「小和,這題的答案是什麼啦?」松本把一疊講義攤在二宮眼前,指著那道落落長的題目焦急地問道。

 

「松本潤!!!你擋到我的視線了啦!……啊啊啊!」二宮不滿地看著遊戲機螢幕上的『GAME OVER』,伸出握著拳頭的手往松本身上捶過去,「我好不容易破到這關耶!你要怎麼賠我啦?」

 

「好啦、好啦、我明天請你吃飯總可以了吧?」松本用肩膀推了推二宮,低聲下氣地說著,「現在先教我這個啦!拜託~~~」

 

「我要吃牛排!!!學校對面那家!!!」

 

「欸、那家很貴耶!」

 

「我不管!你自己說要請我吃飯的。」

 

「欸、哎唷、好啦好啦!」

 

松本拉了拉二宮的衣角,彎下身子看著那剛把頭別向另一頭的賭氣臉龐,微微嘟起的嘴唇、脹紅了的雙頰、帶著怒氣的眼睛,松本笑著張開雙臂從背後一把抱住二宮,「小和,生氣了唷?」

 

「對啦!而且……我有說你可以抱我了嗎?」二宮掙脫松本的懷抱,轉過身子怒氣沖沖地瞪著松本瞧,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一片嬌羞,「哪裡有問題啦?吼~~~後天就要考試了你還問題一大堆,小心被當掉我告訴你!」

 

松本放任二宮一邊拉過講義、一邊碎念著,他知道這就是二宮的個性,口是心非到總令他覺得可愛。從第一天認識他開始,松本就發現二宮並不是一個真的很安靜的人,他也需要有朋友、需要有人和他分享喜怒哀樂,只是二宮好像不太擅於處理人際關係,偶爾的小小玩笑話語經常會不小心傷害到身邊的人,看著大家的難過與傷心,久而久之二宮便乾脆關起自己的心……沒有接觸就不會有傷害……只要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就可以了。

 

「同學,一起去吃飯吧?」松本記得他那天上完體育課後,主動邀了二宮去吃東西,二宮回過頭時眼神裡寫滿的期待和猶豫,那種微妙而矛盾的心情不知為何卻讓松本好想……成為他的好朋友……至少他當初真的是這麼想的。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頭頂猛然被二宮狠狠巴了一下,松本回過神迎上了二宮怒視的眼神。

 

「小和……」不知哪根神經忽然斷裂地再度伸手緊緊抱住二宮,「我好喜歡你!」

 

「我知道啦!」二宮掙扎著推開松本,「你說過很多遍了。」有點害羞而尷尬地笑了笑。

 

「那你可以跟我交往嗎?拜託~~~」

 

「喂喂喂、不是說好了,我們只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嗎?」二宮雙手拉住松本的臉頰扭著,「跟你交往的話就是戀人了,哪裡未滿?」

 

「嗯、說得也是。」松本有點沮喪地低下頭,這是他被拒絕的……大概第十次。

 

二宮每次總會在緊要關頭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沒有變得更遠、但也不允許松本靠得更近。在別人眼裡,他們只是一對很要好的朋友,無話不說、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班上每個人都知道,想找二宮就要先找到松本、想找松本也得先找到二宮。

 

但沒有人知道的是,在松本潤的心裡,二宮和也並不只是朋友而已。

 

「哎唷、潤……你不要這樣嘛!」看著頹喪的松本,二宮有點不忍地拉了拉松本的手,掌心傳進的溫暖總會讓他的臉頰忍不住印上一片紅,「不然、不然以後我一個禮拜讓你抱一次好了,好不好?」

 

松本抬起頭看著二宮,「真的?」眼神裡盡是掩不住的欣喜和雀躍。

 

「對啦、同樣的話不要我說第二遍啦!」二宮害羞地別過頭繼續看著手上的講義,但很明顯地那份講義根本就已經上下顛倒。

 

松本綻開笑容把二宮摟進自己懷裡,又稍稍前進了一步了。

 

「喂、你這禮拜的份剛剛就用掉了耶!」

 

「預支、預支……我先預支啦!」

 

「松本潤你很奸詐耶!吼、抱太緊了、太緊了啦!」

 

「有什麼關係~~~」

 

一直以來,松本都是這樣跟二宮要來一點一滴情人間的親密接觸,牽手、同居、親臉頰、擁抱……慢慢地拉近他跟二宮之間的距離。縱使二宮死都不承認自己對松本有著與眾不同的情愫、也從來沒對松本說過『喜歡』兩個字、更不願意說自己和松本是情人、莫名死守著『戀人未滿』的界線……但松本知道,二宮喜歡他、像自己喜歡著二宮一樣地喜歡著。

 

沒什麼理由,但他就是知道。

 

----- ----- ----- ----- -----

 

松本看著幫自己擦藥的二宮,滿臉蒼白一點血色也沒,咬著的下嘴唇透著紅色的齒痕,眼眶裡含著晶瑩的淚水,有點不捨地伸出右手把二宮攬進自己懷裡,「小和,我沒事啦!」

 

「你這個笨蛋!」二宮讓淚水滑落在松本髒兮兮的上衣前襟,將雙手懷上松本的腰,看著松本左手臂上那道很深很長的血痕,怎麼會有人明知道有危險還硬要飛身去救球的?

 

一場原本應該沒什麼勝算的排球比賽,全場幾乎一面倒地押了他們的隊伍絕對會輸,誰知道松本竟然會在緊要關頭,把一顆眼看就要落地的球撈過了網。在系上一片歡呼聲中,二宮只看見松本的手臂狠狠地被一旁的鐵架劃開一道傷痕,除了那道讓他心痛到像要裂開般的紅,他什麼也看不見。

 

「小和……不要哭嘛!」松本用受傷的手拂去二宮臉頰上的淚水,「我們贏了耶!系際盃冠軍耶!開心一點嘛!」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松本潤你這個笨……」

 

二宮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那個離自己很近很近的臉孔、那個有著比自己還漂亮五官的臉孔、那個正在自己嘴唇上傳遞著溫暖的深情臉孔……『那、如果我們贏了系際盃,我就讓你親一下。』……自己也是個笨蛋。

 

松本緩緩睜開眼睛、慢慢離開了二宮的嘴唇,看著懷裡二宮的淚眼和兩頰的紅暈,兩人第一次這麼地靠近,近到他可以聞到二宮身上的香味、可以感受到二宮身上的溫度、可以品嘗到二宮那潛藏著的甜美。

 

用一道傷口換來這麼讓他心動的親密,到底是值得不值得?其實松本真的不太知道。

 

「小和、對不起。」忍不住又低頭啄了啄二宮的嘴唇,松本溫柔地道著歉。

 

因為自己的傷口讓二宮流淚了,所以他不知道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潤……你這個笨蛋!」二宮把手移到松本的胸前,緊抓著那沾滿泥巴的球衣,「你看你受傷了,以後怎麼好好地抱我?」

 

「咦???」

 

「你這個笨蛋!」二宮低下頭,但卻露出了紅紅的耳根子,「還有、誰准你親這麼多下的了?」

 

「小和……」

 

「害我擔心了……今天晚上你請客啦!」

 

「就只有這樣?」

 

「校門口的牛排唷!」

 

「好、那有什麼問題?」

 

松本用單手緊緊摟著懷裡的二宮,只要不是拉開兩人早已如此親密的距離,要他接受什麼懲罰,他全部都願意!!!

 

----- ----- ----- ----- -----

 

「吼、松本潤!!!你帶我來這裡幹嘛啦?」二宮停下腳步,不太開心地怒視著走在他前面的松本和那看起來像毫無盡頭的長長階梯。好好的一個週末夜晚,不待在宿舍裡好好玩他的遊戲,卻被松本騙到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山裡,還花了好久的時間走著這道全然不平緩的階梯,二宮心裡簡直滿腔怨氣。

 

「小和,你累了?」松本停下腳步,往下走了幾階停在二宮面前,溫柔地替他拂去額頭上的汗滴。

 

「我想回去了~~~」二宮拉著松本的衣角,一雙圓圓的眼睛無辜地眨呀眨,嘟起可愛的嘴唇傳達著內心的不滿,「你知道我最討厭戶外了嘛!」

 

松本低頭啄了啄那誘人的唇,轉過身子在二宮跟前蹲了下來,扭頭對二宮笑著,「上來,我揹你!」

 

「我才不要!」二宮脹紅了臉,「等等被別人看到了好丟臉!」

 

「這裡不會有什麼人啦!」松本拉了拉二宮的手,示意要他趴上自己寬廣的背。

 

「你怎麼知道?我不要啦!」

 

「哎唷、就算有,大家也不認識你嘛!上來啦!」

 

「可是、可是……潤你這樣會很累耶!」

 

搞了老半天是在擔心這個嗎?松本忍不住心裡的竊喜,咧開嘴角笑著,「只要是揹你,我一點都不會感到累的。」

 

「肉麻!噁心死了!松本潤你幹嘛講這種冷笑話啊?」

 

「我是說真的嘛!小和……聽話嘛!好不好?」

 

二宮看著松本像小動物般的祈求眼神,有點猶豫地瞄了瞄松本那看起來很舒服的背脊,賭氣般地微微別過頭,但身子倒是很誠實地趴上了松本的背。

 

松本滿意地笑了笑,雙手滑過二宮的大腿緊緊地勾住,「我要站起來了唷!」讓二宮的手環過自己的頸子,松本小心地站起身子,發現背上的重量意外地輕盈,心裡微微閃過一絲絲的不捨。

 

「潤……」二宮輕聲喊著松本的名字,氣息很恰好地就呼在松本的耳邊,溫暖的感覺沿著耳腔滲進心裡,讓松本嘴邊的笑意更發明顯。

 

「怎麼啦?」

 

「你幹嘛帶我來這裡啊?」

 

「就出來走動走動啊!」

 

「我最討厭走動走動了!」

 

「我知道、但那樣對身體不好嘛!」

 

「那我們幹嘛不白天來?」

 

「晚上比較涼嘛!」

 

「潤……」

 

「嗯?」

 

「你、你會不會累?」

 

松本稍稍停下腳步,扭過頭對上二宮那個為他疼惜著的眼神,湊上臉頰磨蹭著二宮的鼻頭,「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一點都不感到累。」溺愛地看著二宮舒服地微微闔上眼,然後讓自己的唇瓣貼上那漂亮的眼皮。

 

「潤……」

 

「嗯?」

 

「你還喜歡我嗎?」二宮微微睜開眼,歪下頭看著身前那個揹著自己的男人,那個總是對自己很溫柔、很體貼、總是讓著自己、原諒自己任性的男人。

 

「喜歡!很喜歡!超級喜歡!」松本毫不猶豫地回答。

 

自己根本是喜歡到戒不掉!!!

 

越是認識二宮,松本就越是控制不了他對二宮的情感,那種想把對方鑲進自己體內的深切情感。偶爾他會覺得有些荒謬,畢竟自己和二宮的相遇至今仍未超過一個年頭,神秘的二宮對他來講還有很多他摸不透也猜不透的性格,但他就是戒不掉自己對二宮的依戀。

 

「松本潤在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是二宮和也!」

 

很大聲地喊著,很放縱地讓聲音迴盪在漆黑的山谷裡,從來都不怕別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松本只怕有人會搶先他一步奪走二宮的心。

 

「喂、那你爸媽呢?」二宮戳了戳松本的臉,調皮地笑著問。

 

「咦、啊、那不一樣嘛!」

 

「吼、這樣你根本不是最喜歡我嘛!」

 

「小和……你明明知道的……」松本苦著一張臉。

 

二宮綻開燦爛的笑容,環著松本頸子的手收得更緊一些,讓自己的前胸緊緊地貼著松本的後背,那屬於松本的溫度就算是隔著兩層衣物還是讓他感到炙熱,但他不怎麼在乎,讓臉頰靠在松本的肩膀上,舒服地看著松本漂亮的側臉。

 

「吶、潤、你再問我一遍吧!」

 

「咦?」

 

「咦什麼?這不就是你帶我來這裡的目的嗎?」二宮指著逐漸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景色,那片夜空之下映照著的城市霓虹,在微微星空點綴下漾著浪漫而令人心動的顏色。

 

「被、被發現啦!?」松本吐了吐舌頭。

 

「拜託、我是二宮和也耶!你當我不知道你對我不懷好意啊!」

 

「我哪有?」

 

「哪沒有?牽手也讓你牽了、抱也讓你抱了、親也讓你親了不知幾百次了,你還敢說……」

 

「我們交往吧!」

 

二宮咬了咬下唇,看著松本踏上最後一階階梯,然後慢慢蹲下身子,很溫柔地讓他從自己背上跳下來。有點羞怯地低下頭,二宮可以看見他和松本的鞋尖好接近,近到讓他的心跳忘記平時跳動的頻率而慌亂地急速躍動著。

 

「小和,我們交往吧!」松本溫柔地牽起二宮的雙手,讓兩人的掌心緊緊地貼在一起,「我喜歡你、很喜歡你,或許從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你了。想牽你的手、想和你分享我的生活、想緊緊擁抱你、想聽你一遍又一遍叫我的名字……小和……」松本讓指尖滑進二宮的十指間,緊緊地握住眼前這令他心動不已的人,「我喜歡你、和我交往吧!」

 

二宮探出舌尖舔了舔自己莫名乾燥的雙唇,挑了挑眉勉強擠出一張無所謂的臉,微微抬起頭對松本笑了笑,「啊、真拿你沒辦法!我都被你抱過親過了,身價都貶值了,以後說不定都沒人要了。為了讓你當個負責任的男人,好啦、我就勉強答應你吧!」

 

嗯、無所謂的表情下明明就是一張羞怯而欣喜的臉吶!

 

松本低頭蹭了蹭二宮的鼻尖,口是心非的二宮真的讓他好喜歡、好喜歡。放開二宮的雙手,讓自己的掌心貼上了二宮的背,一個用力就讓對方靠進自己的懷裡,好近好近的距離、好甜好甜的親密。

 

「小和……我…我有點想要你耶!」不知道是不是惡作劇地在二宮耳邊輕聲說著只有戀人才能說的甜膩話語,松本的眼裡滿滿的都是二宮那張閃著光芒的嬌羞臉龐。

 

「喂、你真的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你!」

 

毫不意外地一個巴掌打在自己頭頂,松本卻笑得很開心。因為他知道,二宮從來都不會真正地拒絕……這份只屬於兩人的親密關係。

 

(完?)

 

我好怕我之後會來不及寫啊(掩面)
所以就先寫了一篇放上來~~~

最後會掛個問號,是因為他其實有下半篇,
但我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在NINO生日前趕出來耶(炸###)

那就先松本和也生日快樂好了!!!
要和潤君有個『纏綿』的回憶唷~(星星眼)

↑這女人超沒誠意的啊(被松潤踢飛###)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840112
  • 松本和也噢耶XD
    這篇文好甜,看了我好害羞
    最喜歡潤二CP的個性了♥
    轉轉加油 www
    要有纏綿的一夜噢笨蛋松本潤-///////-
  • 看來大家都愛松本和也~
    我覺得這個名字好好聽(心)
    我會加油的!!!(燃燒)
    我最近整個就是淪陷在潤二裡啊我~(滾來滾去)

    轉轉 於 2011/06/28 13: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