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松本潤X二宮和也 櫻井翔X二宮和也 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

*《淚雨》、《雨愛》後續故事,所以內文大宮成份絕對有!*

 

 

松本小跑步地來到遊樂園門口,看見的卻是櫻井和相葉的身影,微微皺了皺眉頭。這並不是他所期待見到的人,他想見的人叫做二宮和也。

 

是他打電話約二宮來的,電話裡說好了想以『松本潤』的身份跟他約會,希望可以讓他留下不同的快樂記憶、希望可以掩蓋掉二宮對大野的思念……電話那頭的二宮除了「嗯」、「好」沒有其他的話語……

 

松本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很自私,在打電話前也一度猶豫了很久,但是……他無法欺騙自己也無法對自己說謊,因為心裡那股喜歡二宮、想和二宮在一起的心情,絕不是「只要二宮幸福我就滿足了!」一句簡單的話語可以帶過。

 

松本就是喜歡二宮,而他也相信,二宮只有跟他在一起才會幸福。

 

好傻的堅持、好笨的執著!但那又怎樣?有時候,愛情就是有著說不出口的理由,也總是會讓人做出難以理解的舉動。只是單純的守護,對松本而言早就已經不夠,他希望可以為二宮做更多,例如……徹底趕走他心底無邊無際的寂寞……

 

「松潤!這邊、這邊!」相葉綻開笑顏朝松本大力揮著手。

 

松本朝兩人站的地方跑去,他可以看見櫻井在見到他的同時臉頰蓋上一層灰暗,微微地在心裡苦笑著,他不怪櫻井、真的一點都不怪他。面對愛情、面對喜歡的人,會有這種情緒是人之常情,松本可以理解櫻井心理的感受。就如相葉所說的,他們都是愛著二宮的人、是希望驅趕二宮心裡寂寞陰影的人、是渴望永遠牽著二宮小手的人,計較著誰對誰錯又何必呢?

 

直到跑到兩人身旁,松本才看見二宮。

 

瘦小的身驅貼著相葉的後背,兩手緊抓著相葉極具流行感的襯衫,微微泛紅的拳頭透露著二宮的緊張與不安,將額頭靠在相葉的肩膀後方,恣意地讓上排牙齒深深陷進下嘴唇裡,聽見松本的腳步聲後,微微從相葉背後探出頭,很小聲地叫著:「…………你來啦!」

 

松本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在二宮的聲音傳進自己耳裡的同時,他的心跳瞬間像失去控制般地加速跳躍動著,從來都沒有、他這輩子從來都沒有……如此地為了一個人悸動過。

 

「對不起……」依舊緊抓著相葉的襯衫,二宮輕聲地道著歉。

「為什麼要道歉呢?」松本微微彎下腰,讓自己的視線對上了二宮的高度。

「我還找醫生和櫻井桑來……對不起……因為我怕、我怕我又跟上次一樣……

 

只是微微地勾起了笑容,松本輕輕搖了搖頭,「沒關係!大家一起玩不是很好嗎?」心裡忽然變得很愉悅,不是因為二宮看起來貼心的舉動,而是因為二宮叫了自己的名字而沒有用同樣的方式稱呼櫻井和相葉。

 

完全就是傻瓜才有的想法和優越感。

 

看著二宮緊捏著的拳頭,有點不忍心,松本低下頭深思了一會兒,朝二宮伸出了自己的手,「那……我們現在去幫大家買票,好不好?」

 

二宮看著松本的手好一陣子,咬著下唇、臉龐帶了點猶豫,然後出乎意料之外地,二宮鬆開了那抓皺相葉襯衫的右手,輕輕握住了松本攤開的左手。有點冰冷的溫度透過松本的手掌傳進心裡,但卻讓他感到異常的溫熱,笑著反握住二宮的手,「走吧?」

 

「嗯。」輕輕點了點頭,二宮很慢很慢地鬆開相葉襯衫上的另一隻手,任由著松本拉著他走向售票亭。

 

「聽到了?」看著兩人的背影,相葉拍了拍櫻井。

「嗯。」櫻井嘆了口氣,頹喪的肩膀看起來意外的斜。

 

早上接到二宮的電話時,櫻井無法否認自己的心情很雀躍,在確認了自己對二宮的心意後,這是第一次二宮打電話約他。向法院難得的請了假,幾乎是一蹦一跳地來到約好的地點,卻看見和二宮同時出現的相葉……在心情瞬間蕩到谷底的同時,又聽見了那聲令他心碎的『潤』。

 

二ノ果然是在意松潤的吧!?」相葉笑了笑。

「你都不介意嗎?」櫻井看相葉一眼,微微挑了挑眉。

 

「說不介意是騙人的……但,介意了又能如何呢?」相葉聳了聳肩,「你知道嗎?那天二ノ提到松潤的時候笑了……不是我們在床上看見的那種笑容唷!那是發自他內心、真正喜悅的笑。

 

撇過頭,看見櫻井一臉震驚和疑惑,相葉噗哧一笑,拍了拍櫻井的肩膀,「這是我認識他以來,他第一次為了大野桑以外的人綻開笑顏。所以……你也別心情不好了啦!看在我們同病相憐的份上,在我面前你就笑一個吧!」相葉胡鬧地轉身捏住櫻井的臉頰往外拉了拉。

 

「喂、對法官這麼不禮貌,小心我逮捕你!」勉強擠了個微笑,又或者是被相葉拉出了個微笑,櫻井說著。

 

不想放棄二宮、也不可能放棄二宮,就算心裡再痛,他還是很想看見二宮對自己露出那樣的笑容,哪怕一次也好。但,有可能嗎?

 

--------- ---------- ----------

 

松本在雨中瘋狂地奔跑著,心裡面也早把自己罵上了千萬遍,為什麼要讓二宮離開自己的視線?為什麼要趕回法院處理那件根本不重要的案件?為什麼要放開那在離開前緊緊拉住自己不放的手?

 

「松潤!」相葉撐著傘跑向松本,替他遮住斗大的雨滴,「你的傘咧?你幹嘛不帶傘啊?你這樣……

 

「小和呢?找到了嗎?」松本抓住相葉的肩膀,有點失控地大喊問道。

 

「還沒!大概又是老毛病發作了,帶櫻井去發洩了吧!?」相葉搔了搔頭。他只不過是在櫻井陪二宮坐旋轉木馬時,離開一下去幫兩人買點喝的,誰知道排隊到一半就開始下起傾盆大雨,當他衝回旋轉木馬旁時,那兩個人早就不見了。心急之下,衝動撥了電話給中途被叫回辦公室處理案件的松本,但在看見松本失魂落魄的那瞬間,他就後悔了。

 

喜歡的人被別的男人帶走,會難過會心痛也是正常的吧?既然這麼地痛苦,或許不要知道會比較快樂一些,不是嗎?

 

「可惡!」大力地把肩上的袋子甩在地上,松本蹲下身子用拳頭捶著地上那攤泥水,任憑卡其色的褲子沾上一點一點的污痕,正如他的心一般,一點一點地染上名叫『後悔』的斑點。

 

「松潤……我們去那邊等等吧!說不定他們很快就回來了!」相葉拉著蹲在地上的松本,後者卻像石像一樣一動也不動,「喂、松本潤你別鬧了!你這樣淋雨,二ノ看到了也會心疼吧!……你有沒有聽到啊?喂、我說……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松本用力地推開了相葉的手,倏然站起身子,突如其來的力道讓相葉差點向後跌坐倒去。「找到他之後打電話給我!」不等相葉回應,松本就踩著水、淋著雨啪搭啪搭地跑走了。

 

「你這傻瓜!」相葉撿起松本遺落在地上的袋子和從袋中滑落的手機,「你手機都不帶,要我打給誰啊?」

 

話都還沒說完,自己的手機卻先響起,相葉看著螢幕上顯示著櫻井的號碼,急急忙忙地接起手機:「櫻井翔你要死了啊!?跑去哪裡了……咦?送雨傘?……」相葉愣了一下,低頭看著手裡握著的松本的手機,上面有著一閃一閃的未接來電顯示,「他剛回來了…………淋著雨跑回來。我現在在摩天輪旁的販賣部,你們快過來吧!」

 

掛掉了電話,相葉微微嘆了一口氣,如果說錯過了愛情也會感到寂寞的話,那現在,不管是松本還是二宮一定都寂寞到難受吧?看著朝自己跑來的櫻井和二宮,和二宮手裡緊緊握著的那把傘及臉頰上掛著的淚滴,相葉知道……他跟櫻井都已經正式地被二宮和也三振出局了。

 

「松潤人呢?」櫻井踏進販賣部的屋簷下,一邊收傘一邊問道。

「去找二ノ了。」相葉無奈地笑了笑。

「打給他叫他回來吧!」櫻井掰開手機的闔蓋,卻被相葉伸手阻止,「幹嘛?」

「你打了也沒用啦!」搖了搖手上那屬於松本的手機,相葉嘆了口氣。

 

正當兩人還在研究該怎麼辦的時候,二宮看了看手中的傘,那是他和櫻井買了要送去給松本的傘,錢是櫻井付的、樣式卻是他挑的-紫色的底、黃色的圓點,讓他看了就不孤單寂寞的配色-這樣子令他溫暖的感受,他想要送去給松本,在這個下著雨的天氣裡,他希望松本不要跟他一樣地寂寞……但當他和櫻井趕到法院辦公室時,松本早就不在了。

 

抬頭看著偌大的雨滴,光想到松本正在淋著雨找尋著自己,二宮真的好想哭。他拼命地壓抑著自己在雨天爆發的慾望和思念,只是祈求著可以得到一份撫慰的溫度,但是不是付出的還不夠,所以還沒有資格獲得救贖?

 

「智……等我、原諒我……等我把傘送到潤手裡,我再找你好不好?」二宮看著灰茫茫的天空喃喃自語道,然後微微咬了咬下唇,就邁開步伐往雨裡衝去……

 

二ノ!!!」、「二宮君!!!」

 

櫻井和相葉一聲驚呼下,雙雙衝上前一邊一個拉住二宮。相葉迅速脫下自己的外套,撐在二宮頭上;櫻井則緊摟著二宮,不讓他被打到一點雨。兩人把二宮幾乎是用拖的、拖回販賣部的屋簷下。

 

二ノ你在幹嘛啊?」相葉伸手拂去二宮臉頰上的雨水,又急又氣地問。

 

「我要去找潤……我要把傘給他……求求你們讓我去……」二宮拉著相葉和櫻井的袖口,用讓兩人心碎的聲音哀求著,「我已經遲到了……智會生氣的……我、我……拜託你們……

 

「傻瓜!現在雨那麼大,你衝出去淋到雨,松潤他也會心疼的!」櫻井忍著心痛搓揉著二宮的頭髮安撫著。

 

「可是……他也在淋雨啊……」二宮低下頭,眼淚啪搭啪搭地落進腳尖前的水窪裡,他好想見雨中的大野一面、好想讓大野撫慰著他受傷的心情,可是只要想到松本在雨中奔跑顫抖著,二宮就覺得心裡有股莫名的難受。

 

「這樣好了……我去幫你找……」相葉話還沒說完,遊樂園裡就響起麥克風廣播的聲音。

 

「這裡是管理處,煩請遊客二宮和也先生聽到廣播後至醫務室,有位松本潤先生在等您。再重複一次……

 

二ノ!!!」、「二宮君!!!」

 

相葉和櫻井再一次看著二宮的身影衝進雨中,兩人無奈地互看了一眼,跟著追了出去……現在是怎樣?我們的角色變成守護愛情小天使了嗎?

 

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二宮身上,承受了過多悲傷的雨水試圖將那股暗沉攤進二宮心裡……但此時的二宮,卻再也無法思考著自己身上背負的痛楚,因為他的心裡,有了更需要被在乎的人,那個人……令他意外地,竟然不是大野智。

 

「潤?」

 

二宮全身濕淋淋地踏進醫務室,看見松本全身被包滿了浴巾還微微顫抖著,聽見二宮的聲音,松本緩緩地回過頭,綻開了寬心的笑容:「小和……幸好、幸好你沒事……我真的……...……」才剛說完,松本便像失去所有力氣般地倒在地上。

 

「潤!」二宮衝上前跪在松本身旁,伸手抱起松本發燙的身子,「對不起……我不應該亂跑的、我應該聽你的話待在遊樂園裡的……潤,你趕快醒來!對不起嘛、潤、你快點起來啊!」

 

緊跟著而來的相葉和櫻井伸手拉開二宮,讓醫護人員把松本扶上床,「只是淋雨過多感冒了而已。」一旁的醫生對三人說道。但什麼都聽不進去的二宮只是不停地想掙脫櫻井和相葉的束縛,看見闔著眼睛的松本,他的心裡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同樣的雨天、同樣的溫度、同樣的心慌………卻也同樣地寂寞。

 

「潤!!!不要離開我!!!」

 

為什麼老天爺總是要這樣子對待他?為什麼總要在讓他迷戀上那溫度後再狠狠地奪走?為什麼總要他自己一個人面對悲傷?為什麼總是要他沉浸在痛苦中?

 

是不是因為自己不夠誠實?是不是因為自己不夠勇敢?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心裡在乎的那個人早就已經不是大野智了?

 

「不要!!!潤,我喜歡上你了!!!你不要走!!!」

 

如果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感情、勇敢地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正視著心裡閃著松本耀眼笑容的事實……幸福和奇蹟會降臨嗎?

 

To Be Continuedˇ

 

拖稿拖了好久......對不起!

最近轉轉發生了很多事情,不過也都很努力地撐下來了!
所以,這回寫了二宮告白的故事(笑)

一定會幸福的唷!我是這樣相信的~

然後,松潤只是發燒感冒啦!!!
該不會有人以為......
那怎麼可能咧?他是男主角唷!

只是,難為了守護愛情小天使*2了(默)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per
  • 櫻井先生還是很在意的樣子,反而是雅紀很乾脆的放手了(雖然從來沒有擁有過就是了...),希望松潤的感冒不會太嚴重,不然Nino會再次哭到昏倒吧>"<
    我愛紫底黃點點雨傘(好可愛呀)
  • 其實我覺得......翔君是會對愛情很捨不得的人;
    而雅紀就是那種會比較豁然的人(雖然失去的當下會很痛苦)

    松潤一定會好起來的,他是鐵打的身體啊(嘎?)

    其實我一直想買這樣子的花色傘,
    但都沒有人設計啊Q口Q

    轉轉 於 2011/05/24 08: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