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松本潤X二宮和也 櫻井翔X二宮和也 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

*《淚雨》、《雨愛》後續故事,所以內文大宮成份絕對有!*


 

櫻井看著對面的二宮心事重重地放下刀叉,餐盤上那塊漢堡肉大概只被切了兩下,有點擔心地跟著放下餐具,拾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角。

 

「不好吃嗎?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樣的……

「你討厭我嗎?」

 

二宮抬起頭,用帶著微微淚光的眼睛看著櫻井,嚇得櫻井只能大力地狂搖頭。

 

「我沒有討厭你啊!為什麼要討厭你?」

 

只見二宮默默低下頭,讓眼淚『滴答』一聲落入那塊漢堡肉裡,兩人間的空氣忽然被染上了一層悲傷的氣氛,讓櫻井不自覺地緊張起來。一早,二宮就忽然打電話來說晚上想跟自己見個面,心裡面雖然掙扎卻還是答應了他,排開所有行程後二宮卻遲到了將近三十分鐘才出現,一出現便拉著櫻井說想吃點東西,左思右想好不容易想到這家應該還算挺不錯的餐廳,結果卻看二宮沒什麼胃口地只是一直用叉子撥弄著餐盤上的漢堡肉。本來還想著如果這家難吃再帶二宮去下一家的,沒想到對方竟開口說了如此令人心疼的話語。

 

「我……好像被討厭了。」

 

二宮抿著唇,任憑著眼淚直直滑落也不拭去,心裡面盪漾著昨夜被相葉帶走前充斥在自己全身裡循環著的哭聲,不是他的眼淚、不是他的痛楚、不是他的悲傷,但卻是他造成的晦暗。

 

「怎麼會呢?誰會討厭你呢?」櫻井伸手越過桌子,溫柔地搓了搓二宮的頭髮。

「潤……松本潤……

 

聽到名字的時候,櫻井的身體輕輕顫抖了一下,心裡面散開的感覺竟帶著些微的酸,可以讓二宮說出名字的人,一定是讓他有過深深感觸的人吧!是羨慕或是忌妒?其實櫻井並不是很了解,也並不想要了解,只是單純地覺得很酸,如此而已。

 

「他怎麼了嗎?」

「他……推開我了!」

「咦?」

 

「他推開我了……嗚嗚……明明、明明還一起玩的……他明明要我把他當成智的……為什麼要推開我?智才不會、不會推開我…….」二宮用手背大力地抹去臉上的淚痕,他只是渴望著溫暖、渴望著被照顧、渴望著不要孤單、渴望著被安慰,可是他卻被推開了、被拒絕了、被丟在寂寞裡了。明知道這種肉體上的交合一點意義也沒有,明知道那種暫時的溫熱保存不久,明知道松本的眼淚裡參雜著對自己的心疼與不捨,明知道自己不應該把錯都怪在松本頭上,但他還是說了。

 

被推開就等於被討厭。他認定了就算!

 

「小和……」櫻井不捨地掏出口袋裡的手帕,塞進二宮手裡。

「抱我!」二宮緊抓著手怕,用淚眼看著櫻井,小聲地央求著。

「咦???在這裡嗎?」

「抱我……一下下也好……求求你!」

 

櫻井遲疑了一下,咬了咬下唇,傾身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繞過桌子伸手將二宮摟進自己懷裡,讓二宮的淚水浸濕了自己的高級襯衫,微微穿透布料將悲傷重重撞在小腹上。

 

「你也希望我忘掉智嗎?」二宮埋在自己懷裡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為什麼這樣問?」

「每個人都希望我忘掉他,醫生也是、潤也是……可是你們都不知道,他對我來講很重要、很重要……你們都不懂!!!」

 

「那你就不要忘記他!」櫻井溫柔地順著二宮的髮絲,在他抬起頭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自己時愛憐地笑著,「我是說真的唷~你想嘛!一個人在離開之後,不就只能活在別人的記憶裡了嗎?如果你也忘了他,那大野桑就真的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唷!你希望他消失嗎?」

 

「不要!!!」二宮抱著櫻井的手倏然收緊,他最無法容許的就是他忘掉大野,忘掉那個曾經給予他他所未曾想像過可以擁有過的男人,忘掉那個讓他學會如何愛、如何心動、如何不捨、如何關懷、如何難過、如何……自己一個人寂寞……的男人。

 

「那就對啦!」櫻井蹲下身子,稍稍躲避了餐廳裡其他客人逐漸投射過來的異樣目光,讓二宮把頭埋在自己早已發紅的耳根子旁,輕柔地晃著二宮的身子,像是在哄著小孩一般。

 

「你真的不討厭我嗎?」耳旁傳來甜甜的、撒嬌般的聲音。

「嗯……不會唷!」

 

我真的一點都不討厭你啊!小和,你知道嗎?我、我……喜歡你唷!

 

櫻井閉上眼睛,讓二宮身上的香氣飄進自己鼻腔充斥在體內各處,如果可以的話,他好希望二宮可以就這樣……永遠依賴著自己。

 

--------- ---------- ----------

 

「叩叩~」松本辦公室敞開的門板上傳來重重的敲門聲,惹得他有點不是很愉悅地抬起頭,早就跟檢事官說過了,他在看案件的時候不要來打擾他,到底要講幾遍才會聽進去啊!正想開口罵人,卻看見門邊櫻井皺著一張嚴肅的臉。

 

「有事嗎?櫻井大法官。」放下鋼筆,松本伸了伸懶腰,隨意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沙發,示意要櫻井自己找個舒服的位子坐下,「喝什麼?咖啡還是茶?」

 

「不用了!」櫻井搖了搖手,一點也沒想坐下來談話的意思,直接走到松本面前,掰過他的肩膀怒視著,「你推開小和是什麼意思?」

 

松本皺了皺眉頭,現在是怎樣?難不成一個晚上的事情要搞到家戶皆知嗎?要推開二宮也不是他願意的,但佔有二宮更不是他做得出來的。

 

「我推開他干你啥事?」松本拉開櫻井捏著自己肩膀的手臂,「小和?你跟他已經這麼熟啦?怎樣?昨晚又跟他上床了嗎?看來你功夫……

 

重重一拳擊上了松本的臉頰,讓他無法再說出更多違背自己內心的話語。不滿地撫著被揍的臉龐,松本扭過頭怒視著櫻井,卻發現對方用同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小和在你心裡這麼不堪嗎?你想騙誰啊?你以為我是笨蛋都看不出來你有多喜歡他?」櫻井幾近瘋狂地咆嘯著,松本可以看見門外探進幾顆法警和檢事官的頭顱,但櫻井卻絲毫沒有想停下來的意思,「你知道他心裡有多寂寞嗎?你知道他多希望有人陪他嗎?你知道他多需要別人安慰他嗎?你……

 

松本憤怒地回賞了櫻井一個拳頭,他怎麼會不知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只是不願意、不希望、不屑用那種趁人之危的手段罷了,「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和相葉一樣嗎?色慾薰心地只想跟別人上床?」,冷冷地看著被自己揍到趴在辦公桌上的櫻井。

 

如果今天,來跟他說這件事的人不是櫻井,或許他還可以冷靜一點,但正因為對方是櫻井翔,他才根本無法鎮定下來。佔有一個心裡眼裡都沒有自己的男人,到底有什麼資格來教他如何當個好人?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

 

「你以為你很高尚嗎?」櫻井用舌尖舔了舔嘴角被牙齒咬傷的血紅,挺直身子走近松本跟前,那冰冷犀利的眼光,松本只有在審理重罪犯的庭上才有見過,但現在,那道目光卻直直地射進自己眼底、貫穿了他的心。

 

「至、至少比你好!」別過頭逃避了那道視線,松本知道自己在說謊。

「你不也要小和把你當成大野桑嗎?」櫻井冷冷地說。

「那是因為他……

「因為他忘不了大野桑,所以你希望當他愛情的替代品?」

 

無法回應任何一句話,松本忽然覺得自己真的好懦弱!或許櫻井說的沒錯,在他看見二宮那帶著懷念和懊悔的眼神時,他心裡的確有一小塊自私地希望可以當大野的替身,只要當了大野的替身,他就可以擁有二宮完整的愛、看見二宮甜美的笑容、牽起二宮柔軟的手……不需要顧慮著身旁的人是不是自己的戀人……他是自私的,自以為是的安慰全都是為了他自己,而不是為了二宮。

 

「我說對了?」見松本沒有反駁,櫻井挑了挑眉,「你覺得我跟相葉做的都是下流而不恥的,那你呢?身體跟心靈比起來,你覺得哪個比較糟糕呢?」

 

諷刺地拍了拍松本的背,櫻井轉身踏出辦公室,留下眼神呆滯的松本。

 

果然還是心靈吧!在二宮前自以為是大野的自己,是不是才是最過份的那個人?讓二宮接受了自以為可以替代大野的自己,卻又大力地推開渴求著溫暖的二宮,自己的行為是不是在二宮心上烙下了無可抹滅的傷痕?

 

松本沮喪地癱坐在地板上,原本以為自己才是做得最對的那個人,最終才發現自己帶給二宮的傷害遠比櫻井和相葉來得更多。無辜地躲在浴室裡哭泣流淚的時候,難道二宮會比自己更好過嗎?

 

「小和……對不起……」把頭埋進手掌裡,腦海裡交錯浮現著遊樂園裡開心笑著的二宮和坐在自己房間地板上流淚的二宮,明明就好喜歡這個人、明明就好捨不得他繼續悲傷、明明就好希望帶給他笑容和喜悅……但是,他卻一直在傷害著他。

 

櫻井說得沒錯!自己才是最自私的惡魔……最不配帶給二宮幸福的人。

 

To Be Continuedˇ

 

我暴力了(喂)

但攻君為了受君打架的片段一直是我心中的極致啊(嘎)

就請大家慢慢欣賞吧~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藍
  • 我覺得都很糟糕....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大概因為我很難想像吧....

    總之
    轉轉因為你這篇文害我又更愛潤一點了@@
  • 其實我覺得這整篇文都是我溺愛松潤的前提下寫的(炸)
    所以大家看完絕對會愛上松潤的>///<
    (但我的本命是翔翔耶~怎麼辦?QQ)

    我覺得其實雙方都是很糟糕的,
    不管身體還是心靈,我個人也都沒辦法接受呢(嘆)

    轉轉 於 2011/05/03 16:28 回覆

  • 悄悄話
  • 你的粉絲
  • 上一集密碼是什麼?我猜不到啦o(╯□╰)o還有吶,我真的超愛這個系列,超超超愛的啦!!!繼續努力,我負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