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文

*本系列主CP為潤二
*內含櫻相、潤雅、翔智,請看過前幾集後再閱讀*

 

「小翔…」相葉把頭靠在櫻井肩上,「我是不是很不可靠啊?」

 

「怎麼這樣問?」櫻井用臉頰蹭了蹭相葉的髮絲,笑著問道。其實他心裡早就有答案了,在他因為擔心掛掉電話的相葉趕過來的時候,松本在相葉懷裡那即將崩潰的樣子,讓櫻井的心在瞬間整個糾結在一塊。

 

二ノ不會有事對不對?相葉有點哽咽,其實他是很想哭的,可是在松本面前他做不到。一直以來,松本總是最溫柔的那個,在喜歡他的時候是如此,在喜歡二宮的時候也是如此,但相葉知道,松本不是絕對的堅強,他有著別人看不見的脆弱,那是會讓松本瞬間倒下的脆弱。

 

為了二宮,松本究竟忍耐了多久?這兩個人加起來的脆弱到底有多少?

 

「雅紀,我真的很喜歡你。」櫻井溫柔地說著。

 

「小翔…你…」相葉羞紅了臉,「你幹嘛忽然說這個啦!?」別過頭,心裡卻是滿滿的甜,瞬間淹沒了其他所有的感覺,包括了從松本那承接而來的悲傷和痛楚。

 

「我喜歡那個會為別人著想的你。」櫻井把相葉拉進自己懷裡,「你知道嗎?這世界上最體貼溫柔的人不是我,也不會是松潤,是你唷!」

 

「為什麼?」相葉抬起頭看著櫻井俊秀的臉龐。

「因為你願意承受松潤和二ノ之間的痛苦啊!」櫻井笑著。

「那是因為他們是我的朋友。相葉低下頭。

 

「但他們也是我的朋友啊!」櫻井用手輕輕抬起相葉的下巴,表情轉為嚴肅而認真,「雅紀,可是你知道嗎?我會吃醋。」

 

盯著櫻井的雙瞳,相葉忽然好想掉眼淚,他真的好喜歡櫻井,喜歡到他曾經以為自己對櫻井的愛可以超過所有的一切。從沒有奢想過,奢望著櫻井會對自己付出如此巨大的愛,可是在他聽到櫻井說出『吃醋』兩個字時,為什麼心裡會被感動所淹沒?

 

「小翔…」相葉的嘴角勾起了笑容,但兩道淚痕卻同時在臉頰上劃下晶瑩的線條。

 

「可是,我相信你,雅紀。」櫻井溫柔地說著,「我相信你帶給松潤和二ノ的溫暖不會比你帶給我的來得更多。

 

「那是一定的啊!」相葉的雙手勾上了櫻井的頸子,甜甜地笑著,「因為這世界上,我最喜歡小翔了!」貼上了自己柔軟的雙唇,這是專屬於櫻井一個人的甜蜜,他所有的一切都只為了櫻井一個人而存在。

 

情人和朋友,本來就是如此的不同,就算再傻,也不會搞混的唷!

 

-------- ---------- ----------

 

二ノ!」相葉提著一籃蘋果,臉上的燦爛笑容讓病房染上一層溫暖,儘管是個勉強綻開的笑容,但他還是希望可以撫平二宮和松本的傷痛。

 

「笨蛋!你今天總算有空了啊?」二宮在松本的攙扶下坐起身,指著相葉的鼻頭笑著說。

 

「對啦!我這個笨蛋今天終於想到要來了,有沒有很感動?」相葉一蹦一跳地來到床前,撇開視線不去看一旁掛著的點滴和二宮手腕上的血痕。如果硬要說,他是很想哭的,可是,就像松本脆弱的那面一樣,他也是可以很堅強的,至少…在櫻井身旁,他就可以做到。

 

「學長。」二宮笑著對櫻井揮了揮手,用著沒有吊點滴的那手。

「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櫻井搭著相葉的肩膀,笑著問。

「嗯。」二宮點了點頭。

 

好與不好,是他自己身體的感受,其實二宮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虛弱,但他就是說不出口,每次醫生進來會診,那眉頭上越蹙越多的紋路總令他煩躁,人生真是諷刺,在他終於下定決心要醫治時,卻只是換來一句「來不及了」,那之前那股熱情呢?是他的幻想嗎?

 

「松潤,你還好吧?」櫻井看著相葉和二宮笑著聊天,拉過一旁的松本悄聲問道。

「不是太好。」松本苦笑著。

「不要太累了,偶爾我或雅紀可以來幫你的。」櫻井可以看見松本那寫滿疲累的黑眼圈。

 

松本點了點頭,對櫻井輕輕笑了笑,如果可以他會這麼做的,讓櫻井和相葉代替自己的位置,其實是累了,但僅只於生理上,對於二宮他是怎麼都放不下的,想要付出更多來彌補自己造成的傷害,雖然二宮一直堅持這道傷痕不是松本所賦予的,但他還是想這麼做。

 

「你如果累倒了,二ノ怎麼辦?」像是看得出松本的心思般,櫻井正色地問。

「我不知道。」松本嘆了口氣,「但二ノ會進醫院都是我害的。

「不是你的錯!」櫻井扳著松本的肩頭,「二ノ也說過了不是嗎?

「是我的錯!學長,是我的錯!」松本咬著唇加重了語氣。

「松潤…你…」

 

「學長,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我之前從沒有這樣對待過雅紀,你知道嗎?」

 

像是世界停止轉動般,瞬間靜謐的空氣讓松本清醒過來,看著二宮和相葉驚愕的眼神,他忽然好想逃開這缺氧的世界。

 

「幫我看著小和。」對櫻井嘟噥著,用盡力氣推開病房的門,不應該逃開的,不應該離開二宮身邊的,但他還是這麼做了,違背了自己的良心,也背叛了自己對二宮的承諾。

 

他和相葉之間的感情,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開啟了,就再也無法挽回。

 

「松潤…」相葉呆呆地看著門口,呆呆地看著櫻井,他給過松本的,原來早已超乎了他的想像,「對不起!」低下頭,對著松本、對著二宮、也是對著櫻井。

 

「雅紀?」二宮拉了拉相葉的手,「我已經不痛了。

二ノ」相葉抬起頭看著二宮瘦弱的臉龐,「我

 

「沒有人怪你!」櫻井一個箭步在相葉流下眼淚前攬住了他,他才不在乎相葉和松本有怎樣的過去,因為從現在開始,他知道相葉永遠都只屬於他一個人。

 

二宮笑著鬆開了相葉的手,讓相葉緊緊環著櫻井的腰,有點寂寞地抬頭看著窗外的天空,「要下雨了吧?」二宮輕聲地說著,一片灰茫茫地陰霾滲進了房裡,就好像是他們四個人的過去一般,壓得令人喘不過氣。

 

其實他不在乎的,松本曾深深愛過的相葉,他唯一在乎著的,是松本現在深深愛著的自己。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per
  • nino松潤雅紀都好可憐喔(嚎啕大哭Q____Q)
    為什麼會這樣子>"<
    我希望nino可以跟松潤平淡幸福的過下去就好了...
    看的好累
  • 其實,這篇的櫻相和潤二形成強烈的對比唷!
    櫻相是很甜的,潤二卻是很苦的。

    甜有甜的滋味,但是苦也有苦令人感動的地方。

    其實對轉轉而言,比起甜,我更喜歡苦。
    有苦過了,才會更珍惜甜的回憶唷!

    平淡的幸福,雖然也是幸福,
    但痛過的幸福,才是最珍貴的寶藏...

    我是這樣認為的^__^

    轉轉 於 2011/02/25 11: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