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櫻井翔X相葉雅紀(微:松本潤x二宮和也)

*櫻井翔29歲慶生賀文*
*全文已收錄於星宇宙*

 

 

相葉雅紀站在教室外,目光卻緊緊地盯著正在教室內彈著電子琴的人,那人有著一張寫滿了溫柔和才氣的臉蛋,修長的手指滑過琴鍵時洩出的樂音讓相葉像著迷般地無法移開目光。

 

「喂,你在幹嘛啊?」冷不防感覺自己的頭被狠狠敲了一下,相葉回過神只見室友二宮和也和松本潤正瞪著他,「不是要來試音的嗎?站在這幹嘛?」

 

「啊~對不起!走吧!」相葉笑了笑,伸手拉著二宮和松本朝教室走去。

 

試音,據說是系上的新生必經的過程。合唱比賽是這個大學向來的傳統,每年聖誕節前夕都會舉辦系際盃合唱比賽,而為了讓合唱團能夠順利比賽,系上也要求每一位新生都要試音接受分部,當然,今年剛踏進大學校門的相葉、二宮和松本也不例外。

 

「歡迎各位學弟妹來到本系的合唱團!」台上的學長溫柔親切地笑著,相葉卻只一直想到他方才那彈著鋼琴的側臉,「等等學妹們由指揮學姐負責試音,而學弟們則由我幫忙試音。」學長向底下的男孩子們笑了笑,相葉在他的目光迎上自己時抖了好大一下,「對了,忘了介紹,我是櫻井翔,請大家多多指教。」

 

---------- ---------- ----------

 

「快點啦!練唱要來不及了!」相葉催著正慢條斯理收拾的二宮。

「幹嘛那麼急啊?遲到一下又不會怎樣。」二宮皺了皺眉抱怨著。

「我們不是講好要先去搬椅子的嘛!」相葉索性拾起二宮的物品開始幫忙整理著。

「誰叫你練唱第一天就舉手自願要去幫忙?」一旁嚼著口香糖的松本斜視著相葉。

「還不是因為他喜歡那個團長。」二宮嘟著嘴。

「我才沒有!」相葉大聲反駁著,卻感覺自己的臉頰迅速發燙。

 

其實這種感覺究竟是不是喜歡他真的不知道,他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幫櫻井,很單純的想要讓櫻井注意到自己,很單純的在自己的手機裡留下櫻井的號碼,也很單純的讓自己的號碼留在櫻井的手機裡。

 

「唉!」二宮嘆了口氣,用手指惡作劇地戳了戳相葉發紅的臉頰。

「該不會真的喜歡吧?」松本挑了挑眉。

 

「就說沒有了!」相葉拿起自己的包包,故作率性地甩上肩頭,「走了啦!」

 

合唱團的練習總是在傍晚,因為無法正式地借用比賽禮堂來練習,一群人只好跟學校借了空教室作為練習場地。每次練習前,總得先把教室內的桌椅先往前後搬動,好空出一塊地方來容納所有團裡的人練習,而這絕對是個討人厭的工作!必須比所有人都還更早到,必須犧牲吃晚飯的時間,特別是當滿滿一整天都是課時,這個工作就更顯得討厭。

 

或許正因為如此,當第一天練唱結束後,相葉舉著手大聲說他願意幫忙時,所有的人都用著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他。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相葉只是認真地走上前,在櫻井手上那張工作分配表上,寫下自己和二宮、松本的名字。

 

「話說為什麼我們也要來啊?」二宮坐在椅子上啃著麵包。

「這也是我想不透的原因。」松本打開果汁的瓶蓋咕嚕嚕喝著。

 

「反正還不是我一個人在搬。」相葉瞪了一眼他的室友們,默默繼續搬著桌椅。

 

說穿了,他只是需要有個伴!而跟他從小一起長大的二宮和松本,對他而言就是最好的伴。雖然他一直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緣份,可以讓三個家庭背景完全不同的人湊成一塊兒,但他無法否認,在知道自己可以跟二宮和松本上同一所大學、進同一個系所時,心裡面那種超愉悅的心情。

 

「學弟們辛苦了!」櫻井學長開朗的聲音傳來,二宮和松本趕忙站起來假意地搬動著桌椅。

 

「學長辛苦了!」相葉在看見櫻井的瞬間綻開了大大的笑容。

 

「我就說他喜歡學長吧?」二宮用手肘推了推松本。

「嘖!」松本皺了皺眉。

「明天的午餐?」二宮挑了挑眉伸出手掌。

「知道了啦!」松本瞪了一眼二宮,一隻手狠狠打向二宮手掌心。

 

好吧!其實全團的人都看得出來相葉喜歡櫻井,不是學弟對學長的那種喜歡,而是…友達以上的愛戀。二宮曾說過,大概不知道的只剩當事人本人,還有松本了。

 

松本看著一起抬著椅子大聲聊天的相葉和櫻井,他並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不敢相信相葉會喜歡上學長而已。記得在上大學前,他和相葉、二宮三人,每年情人節都是在被女生追著跑的人,相葉也是有交過女朋友的,分手時還拉著他和二宮哭得唏哩嘩啦,怎麼會瞬間就不一樣了呢?

 

「別想了!」二宮拍了拍松本的肩。

「我哪有在想什麼?」松本挑挑眉,內心其實清楚二宮比誰都更了解他。

 

「喂,你們兩個不要偷懶!」相葉大聲喊著。

「沒關係啦!反正快搬完了,讓他們休息一下吧!」櫻井笑著說。

 

相葉看了一眼櫻井,燦爛如艷陽般的笑容和那雙永遠閃著耀眼光彩的眼睛,像著了迷般地點點頭,小聲地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那你們就偷懶吧!」

 

二宮和松本對看了一眼,搖了搖頭,跳坐回桌上繼續吃著晚餐,看來他們的萬人迷好友,下次情人節要讓女性同胞們失望了。

 

---------- ---------- ----------

 

其實整體成績不算太差,可是結果卻令他們失望。

 

在人潮散去的大禮堂裡,櫻井有點呆呆地看著舞台上那正被工作人員卸去的佈景,背後的相葉覺得心裡面有種很痛很痛的感覺逐漸向身體各處暈開。

 

很可惜的,一個名次也沒有!

 

相葉記得比賽前,櫻井信心滿滿的笑著對他說今年一定會得獎,而現在,那個燦爛的笑顏好像玩躲貓貓般地消失了。坐在椅子上那個垂頭喪氣的人,相葉知道他心裡面一定很懊悔,因為他們沒得名的原因,只是很單純的超時而已。

 

「去安慰學長啊!」二宮推了推相葉。

「我很不會安慰人耶!」相葉搖了搖頭,比起安慰櫻井,他更怕自己先放聲大哭,因為現在他的鼻頭很酸、很酸。

 

二宮轉頭和松本對看了一眼,關於相葉很不會安慰人這點,他們倒是比誰都還清楚。國小的時候,二宮最喜歡的遊戲機被隔壁班的同學砸爛了,相葉一直跟二宮說『再買一台就好了。』,結果忘記二宮家裡根本不富裕;國中的時候,松本因為喜歡上後段班的一個女孩,被他男朋友打到鼻青臉腫,相葉只是抱著松本一直哭,搞到最後松本還得反過來安慰他;更別提高中的時候,每次考完模擬考,相葉只要排名難得比二宮和松本更前面,就一臉開心地拍著兩人的肩『這次我贏了唷!』,那得意的表情老是讓兩人牙癢癢。

 

「你不是喜歡人家嗎?總該去抱抱他之類的吧?」松本又推了推相葉。

「抱抱他?」相葉驚訝地大喊一聲,惹得禮堂裡正在清掃的人全都轉過來看著他,惟獨眼前那個喪氣的人除外。

 

「你白痴啊?」二宮白了相葉一眼,「算了,你如果不抱的話,那我去抱好了!」說完就要邁開腳步。

 

「好啦好啦!」相葉拉住二宮,「我去就是了嘛!」

 

二宮露出了滿意而得意的笑容,伸手比了個『請』的姿勢,然後看著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相葉慢慢走向櫻井。

 

「學長?」相葉有點艱難地叫著櫻井,覺得這聲音不像是他自己的。

 

櫻井有點無神地轉過頭,看見了相葉,微微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拍拍身旁空下的椅子,「坐啊!」

 

相葉默默在櫻井身邊坐下,轉頭向松本和二宮露出求救的眼神,兩人只是指了指櫻井,比出誇張的擁抱動作,最後還不忘對相葉來個警告的眼光。相葉苦著一張臉,嚥著口水,緩緩抬起雙手…

 

「吶,相葉君,我真是個糟糕的團長對不對?」

 

櫻井忽然出聲讓相葉嚇了一跳,迅速放下的手撞到了椅子的邊緣,讓他一向發達的淚腺迅速泌出淚水,抬起頭卻意外地看見櫻井的眼眶裡同樣地閃著淚光。

 

「學長…你才不是!」相葉很心疼,心疼到他真的很想緊緊抱住櫻井,可是他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身分,因為連他也搞不清楚,心裡面那種痛的情緒是為了什麼?

 

櫻井轉過頭正想道謝,卻看見流著淚的相葉正在揉著手,「你怎麼了?沒事吧?」輕輕拉過相葉的手,用自己掌心的溫熱按摩著手上的那片紅腫。

 

像觸電一樣!那個瞬間相葉有種全身被高壓電入侵的感覺,可是一點都不會不舒服,反而…暖暖的、甜甜的,而且很幸福。

 

「下次小心一點喔!」櫻井抬頭看著相葉,眼神裡是一如往常的溫柔。

「嗯。」相葉輕輕點了點頭,他相信自己臉頰一定紅得像蘋果,說不定也像猴子的屁股,雖然這個譬喻很難聽。

 

「學長…」相葉輕聲地說著,「你是我遇過最優秀的團長。」

 

櫻井抬頭看著相葉,那是對他滿滿信賴的眼神和笑容,「相葉君,謝謝你。」傾身向前給了他一個滿滿的擁抱,然後讓眼眶裡的淚水落在相葉肩上。

 

「不…不用…不用客氣…」相葉瞪大雙眼,感覺到櫻井的鼻息就剛好呼在自己頸子上,慘了!他現在的臉鐵定像猴子屁股了!閉上眼睛,輕輕讓雙手環上櫻井,他想,他大概是真的喜歡上學長了吧!?

 

禮堂後方,二宮和松本目瞪口呆地看著相擁的兩個人。

 

「現在是什麼情況?」二宮的嘴巴大到可以吞掉整個拳頭。

「我哪知啊?」松本搖了搖頭。

 

好吧!看來下次情人節,不只他們的萬人迷好友要讓女性同胞失望了。

 

---------- ---------- ----------

 

一直到後來,二宮和松本才知道他們當天的結論根本是錯的,因為他們的萬人迷好友和另一個萬人迷根本就沒有在一起。

 

「那你們幹嘛抱在一起啊?」二宮不可思議地看著相葉。

「是學長先抱我的啊!」相葉紅著臉,「可是…超幸福的唷!」呵呵地傻笑著。

「真是夠了,你這個花痴!」松本用手上的筆記本狠狠打了相葉的頭。

 

交換了個陰鬱的眼神,二宮和松本太了解相葉的個性,他那麼喜歡櫻井,一定會在櫻井擁抱他之後更加確定自己的心意,甚至更糟糕地,他會以為櫻井也在喜歡著自己,然後,最後的結果經常都是相葉哭得淒慘,連帶害慘了安慰他的二宮和松本。

 

「吶吶,你們覺得學長是不是也喜歡我啊?」相葉一臉嬌羞地問著。

 

『果然!』二宮別過頭繼續玩他手上的NDS;松本則是翻開筆記來假裝正認真地看著。『相葉雅紀,別鬧了啊!!!』兩人心中暗暗叫苦。

 

---------- ---------- ----------

 

看著迎面走來的櫻井,相葉笑得燦爛如陽,嘴巴咧開的程度,讓二宮和松本不禁懷疑這傢伙可以吞下整頭大象。

 

合唱比賽結束後,相葉整天都沉浸在那個擁抱中,雖然沒有了練唱也無法每天見到櫻井,可是他還是覺得世界很美好。成天拉著二宮和松本,講得都是過去練唱的情景,短短幾個月所有的回憶都被他翻過來又倒過去,描述的字字句句從未離開櫻井,搞到二宮和松本滿腦子被塞滿了屬於相葉的回憶。

 

更慘的是,一個禮拜前,櫻井打電話給相葉,相葉看著來電顯示上的名字,只是『哇哇哇』的叫著,根本忘了電話應該要接起來才能對話的事,任憑著手機鈴聲響到自動安靜,又『哇哇哇』的鬧著說自己怎麼怎麼笨地忘記接學長電話。搞到最後,二宮和松本為了停止相葉成天在兩人耳邊鬼叫,只好厚著臉皮去找櫻井,幫相葉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相葉雅紀同學,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誇張?」二宮從背後狠狠搥了相葉一拳。

「是啊!不過是去聽大野老師的音樂會,你克制點好不好?」松本也狠狠捏了相葉手臂一下。

 

要是平時,相葉一定痛到轉身過來追著兩人跑,今天,不管二宮和松本怎麼搥、怎麼捏,相葉的臉上都掛著滿滿的笑容,那種甜滋滋的感覺,大概會招惹來不少蜜蜂和螞蟻。

 

「學長!」相葉甜甜地對櫻井微笑著。

「哈囉,相葉君。二宮君、松本君,你們好啊!」櫻井打著招呼。

「謝謝學長邀請我。」相葉有點害羞地低下頭。

「還有我們。」二宮和松本接著話,裝腔作勢地鞠著躬。

 

「沒有啦!因為指揮學姐一時也去不了,加上老師難得有演出,感覺應該去一下。」櫻井笑了笑,拍拍三人的肩膀。

 

大野智是合唱團的固定指導老師,雖然平時練習挺少出現的,不過在比賽前,他倒是花了不少時間調整大家的狀況。相葉記得大野是個很溫柔的人,講話也都彬彬有禮,反倒是櫻井和那個指揮學姐,常常在練唱時發飆嚇到不少人。

 

「今天老師有什麼演出嗎?」松本好奇地問道。

「據說是跟交響樂團合作唷!」相葉幫櫻井回答,「老師是很有名的聲樂家。」

「哇!相葉君原來你知道啊!」櫻井稱讚地拍拍相葉的背。

「嗯嗯,我有事前做功課唷!」相葉笑得燦爛無比。

 

二宮和松本對看了一眼,兩人臉上都掛著苦笑,到底昨天晚上那個哭著借他們作業去抄的傢伙,都把時間花在什麼奇奇怪怪的地方上了啊?

 

「走吧!」櫻井招了招手。

「那個…學長…我們兩個就不去了。」二宮說道。

「對啊~我們排球隊還要練習呢!」松本也接話。

 

「咦?松潤二ノ」相葉轉頭驚訝地看著他親愛的室友,這兩人怎麼一回事?明明昨天才剛講好的啊!

 

「這樣啊!那也不勉強了。相葉君,走吧!」櫻井笑著。

 

「學長,等我一下!」相葉合掌向櫻井道個歉,轉身拉住二宮和松本,「喂!」

「我們是在幫你製造機會好不好?」二宮小聲地說著。

「這是…兩‧人‧約‧會唷!」松本眨著眼睛。

「咦?」相葉瞪大眼睛,那個樣子讓二宮和松本覺得說不定等等眼球會掉出來。

「記得告白!」二宮拍拍相葉的肩膀。

「我不要!」相葉搖搖頭。

 

「你沒有選擇!!!」二宮和松本同時說道,兩人一起掰住相葉的肩膀狠狠讓他轉過身面對櫻井,站在路邊水銀燈下的櫻井正溫柔地微笑著,像是剛從畫裡走出來的王子,相葉害羞地眨著眼睛。

 

「沒告白,你今晚就別給我回來!」松本說完,便和二宮兩人一推,把相葉推向櫻井。

 

其實,事情或許根本不像兩人想像般順利,不過如果不讓相葉告白,他一定會繼續帶著那無邊無際的想像生活著,兩人被強迫似的塞滿『櫻井』的腦袋需要好好休息了。

 

---------- ---------- ----------

 

時間其實有點晚了,相葉看著天上掛著的月亮,忽然覺得和櫻井之間的氛圍安靜到有點空虛,不禁打了個冷顫。

 

「會冷嗎?」櫻井轉頭問道。

「沒事!」相葉搖搖頭。

 

他就是很喜歡櫻井這一點,不管是再小再細微的反應,櫻井總是可以很快地察覺。相葉看著櫻井笑著脫下外套,然後輕輕地披在自己身上,他可以聞到外套上有股淡淡的香味,那是櫻井的味道吧?嘴角勾著笑容,好幸福的味道唷!

 

「學長你不會冷嗎?」相葉眨著大眼睛問道。

「我還好唷!」櫻井把手插進褲袋裡,轉頭對相葉笑著。

「嗯。」

 

然後又陷進了另一個沉默。

 

相葉咬著下唇,想到了離開學校前二宮和松本說的話:『沒告白,你今晚就別給我回來!』他也不是沒想過應該好好把心意告訴學長,可是,就一個男人跟另一個男人告白這種事,相葉也是覺得有些害怕的。

 

櫻井對每個人都很好,就算是相葉都看得出來,雖然櫻井除了他以外,好像沒有隨便擁抱過任何人。可是他也無法確定,確定自己在櫻井心裡面佔有一塊地方,無法確定,他就沒有勇氣告白,因為他跟所有人一樣,害怕被自己所愛的人拒絕。

 

「相葉君…」櫻井忽然輕聲說著,「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相葉抬頭,看著眼前一棟亮著燈光的大樓,他知道已經到櫻井在校外租的房子了,再怎麼不捨、再怎麼希望時間凍結,相葉也不奢望櫻井陪自己繞遠路走回學校宿舍。

 

「不用了,學長,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搖搖頭,忽然發現拒絕也是需要決心的。

 

櫻井看了一眼相葉,只是溫柔地笑一笑,溫熱的掌心貼上相葉的頭頂,一陣暖烘烘的熱流瞬間傳遍全身,輕輕閉上眼睛,相葉默默覺得愛情真是個不可思議的怪東西。

 

「我陪你吧!這麼晚了,你一個人走多危險。」說著說著,兩人走過大樓的門口,櫻井一點也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相葉內心裝滿了感動,他只是微微點點頭,深怕一開口,嘴裡就會把那一堆感動全吐出來幻化成哭聲。其實他有點想問,那等等櫻井自己走回家,不也是一個人嗎?

 

一路上兩人都沒多說什麼,櫻井只是很體貼地走在靠車道的那一邊,就算是轉彎了換相葉走到車道旁,他也總是很快地換回位置。這種無微不至的關懷,讓相葉覺得很溫暖,溫暖到有點熱,可是他又捨不得拉掉背上那件屬於櫻井的外套,因為他想讓櫻井的香味留在自己身上。好吧!或許二宮和松本說得沒錯,陷入戀愛模式的自己簡直笨到無藥可救。

 

越靠近宿舍門口,相葉的心就跳得越快,因為他可以看見二宮和松本兩人正坐在階梯上等他,一直說不出口的那句話,他是不是應該要鼓起勇氣了呢?

 

「到了唷!」櫻井停下腳步,對相葉微笑,「謝謝你陪我去看大野老師。」

「不會。」相葉微微搖了搖頭,準備把背上的外套還給櫻井。

「不用了!」櫻井壓住相葉的手,「你會冷先披著吧!改天再還我!」

 

相葉看著櫻井的眼神,他真的真的好喜歡眼前這個人啊!總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體貼,有著他永遠比不上的聰明腦袋,還有著會鍵出美妙樂音的修長手指。

 

「那…我先走囉!相葉君,晚安!」櫻井揮了揮手,轉身就走。

 

看著櫻井離去的背影,相葉忽然像有了勇氣般地大喊:「學長,等一下!」跑到櫻井身後,看著櫻井緩緩轉過身子,他還是想讓櫻井知道,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滿滿的心意,比起永遠說不出口,或許這樣他可以更輕鬆。

 

「怎麼了?」櫻井歪了歪頭。

「學長,我有話想告訴你。」相葉羞紅了臉,不禁暗暗感謝現在是深夜。

「說吧!」櫻井笑了,很燦爛、很溫暖、很讓人著迷。

 

「學長,我…我喜歡你!請…請你跟我交往!」相葉大聲地喊著。

 

---------- ---------- ----------

 

最近的相葉很安靜,整個系上的人都有感覺得到,雖然體會最深刻的是二宮和松本。忽然間,相葉變得超認真,上課筆記也比兩人抄的都來得多,從不上圖書館的他,最近忽然整晚都在圖書館裡,常常兩人要睡了,都還不見相葉的身影。

 

很難過吧!二宮和松本覺得一定是這樣。

 

『學長,我…我喜歡你!請…請你跟我交往!』

『呃…謝謝你…可是…對不起…』

 

二宮和松本沒有忘記,大概也永遠忘不掉,相葉撲進兩人懷裡大哭的樣子,那是他們第一次發現,原來相葉是這樣子的愛一個人,愛到失去了竟會如此地痛。三人從小一起長大,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失常的相葉雅紀,失常到現在事情都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他還是偶爾會背著兩人偷偷哭泣。

 

「怎麼辦?」松本看著圖書館角落裡的相葉,小聲地問。

「唉。」二宮只是嘆了口氣。

 

最後,兩人決定好好跟相葉問個清楚,整個晚上死撐著眼皮等相葉回宿舍,一直等到凌晨三點,才看見一臉疲憊的相葉推開房門。

 

「你老實跟我們說你怎麼了?」二宮挑明地問,他跟松本都不是那種會拐彎抹角的人,尤其是這件事困擾他們許久,他們更不可能使用什麼迂迴戰術。

 

「沒有啊!」相葉心虛地搖了搖頭。

「你騙人!」松本挑著眉。

「你們不是平常叫我要認真嗎?」相葉辯解著,「期末考要到了,所以…」

 

「相葉雅紀,你當我和潤君第一天認識你是不是?」二宮忽然大吼,他看見相葉嚇了一跳。

 

當然不是!相葉在心裡默默地說著。二宮和松本是他這輩子最親的人,或許比家人都還來得親近,他們兩個比自己的父母都還了解自己,或許甚至比他更了解自己。從小,不管相葉想隱瞞什麼,二宮和松本總是第一個發現,就好像他們是有心電感應的三胞胎一樣。

 

「我真的沒事!」相葉囁嚅地說,然後發現自己竟然在哭。

 

松本看了一眼二宮,他知道二宮平時對相葉很溫柔,或許比自己對他還要更溫柔,二宮只是急了,因為他不想看相葉一個人默默忍著難過。

 

「雅紀…」松本走到相葉身邊,輕聲叫著他的名字,「是櫻井學長對不對?」

 

聽到『櫻井』兩個字,相葉像中邪般地大哭起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難過,櫻井從來沒說過他喜歡自己,櫻井也沒有義務要喜歡上自己,可是被拒絕了,他的心卻好痛,痛到他只能專心在艱難的課業上,才能勉強地好過一些。

 

「你這個笨蛋!」二宮一把抓過相葉,緊緊抱著。

二ノ哇哇」相葉把頭靠在二宮肩上,眼淚浸濕了二宮新買的襯衫。

「你真的很像笨蛋!」松本嘆了口氣,一手攬著二宮,一手輕拍著相葉的背。

 

那是一定很痛的,可是,不也代表你真的很愛他嗎?

 

---------- ---------- ----------

 

二ノ松潤我接下合唱團團長了你們誰要來當指揮?相葉笑著宣布。

「蛤?」二宮和松本一臉不可置信地抬頭看著他們的笨蛋好友。

 

上個學期還在哭哭啼啼,怎麼過了一個寒假忽然又恢復了?而且還是去接什麼合唱團團長?他難道不怕嗎?不怕遇到櫻井翔嗎?

 

「你是腦子燒壞了嗎?」松本用手摸著相葉的額頭。

「才不是咧!」相葉打掉松本的手,嘟著嘴,「因為櫻井學長今天在系學會開會時抱怨說,都沒有人願意接團長嘛!所以…我就自願啦!」

 

二宮和松本對看一眼,「當場?」

 

「對啊!當場唷!」相葉笑著,想到方才櫻井對他露出的溫柔和鼓勵笑容,心裡就一陣暖暖的,其實櫻井一點都沒有變嘛!

 

「那隨你便,可是我不當指揮。」二宮聳聳肩,繼續玩起他的NDS。

「松潤…」相葉轉過頭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松本。

「你…」松本看著相葉,「唉唷~好啦!」嘆了一口氣。

 

「耶!我愛你們!」相葉笑著,「那二ノ來當小秘書好了。

「那是什麼?我才不要!」

「小秘書?還小蜜蜂咧!」

「來啦~我新發明的職務唷!」

「誰准你濫用權力了?」

 

曾經痛過的,會忘掉的,而這,就是愛情最奇妙的地方。

 

---------- ---------- ----------

 

二宮和松本不得不承認,相葉當起團長還挺有模有樣的,雖然他們這兩個指揮和小秘書整天忙來忙去都快瘋掉了。不過意外的是,在他們努力下,竟也招收到不少新團員,很多學妹大概都是衝著他們三個才加入的,導致團裡呈現一種陰陽比例失調的現象。

 

為了彌補這種失調狀態,櫻井在他們第一次練團來慰問時,主動跟相葉表示自己可以留下來繼續唱,而光這一小段對話,就讓相葉開心到像要飛上天一樣,接下來整個禮拜,那段話就像幽魂般,在二宮和松本的耳邊徘徊不去。

 

其實相葉樂觀的個性,二宮和松本也不是不了解,只是偶爾他們會覺得相葉瘋了,是不是已經忘掉那個讓他心碎的夜晚?上心理學的時候,老師也提到,有時候人在太悲傷時,會自行創造一個新的記憶去壓掉那個讓他們心痛的回憶,二宮和松本其實很好奇,相葉創造的那個新記憶是什麼?

 

「謝謝大家喔!晚安!」相葉開心地向學弟妹揮著手。

「那我先回去了,相葉君辛苦了。」櫻井拍了拍相葉的肩。

「嗯,謝謝學長。」相葉燦爛地笑著。

 

二宮和松本可以看見櫻井像要說些什麼,可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們三個自己回宿舍小心點。」櫻井揮揮手。

「學長掰掰!!!」相葉用力地揮著手。

 

「雅紀?」二宮和松本走到相葉背後,看見了相葉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寂寞。

「走囉!」相葉扛起講桌上的電子琴笑著,「再不快點,等等系辦要關門了!」

 

沒有什麼新記憶對吧?二宮和松本內心暗暗地說著。相葉其實都還記得的,那個他被拒絕的夜晚、身上曾經帶著的那股櫻井的香氣、還有瘋狂哭過的每一刻……只是,他愛櫻井,所以選擇笑著面對所有的一切,包括那個拒絕了他的男人,就是這樣。

 

---------- ---------- ----------

 

很好,明天就要比賽了,相葉卻莫名其妙地感冒了。二宮盯著相葉苦著一張臉吞下藥粉,然後讓松本遞上金桔檸檬茶。

 

「我看你明天別唱了。」松本嘆了口氣。

「那怎麼可以?」相葉瞪大眼睛,大力地吸著鼻子。

「你都感冒了耶!大爺~」二宮大聲提醒道。

「我聲音又沒怎樣。」相葉嘟著嘴,再度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好友。

「櫻井學長不會讓你上台的。」松本轉了轉眼珠後說。

「我要上台!」相葉任性地說著。

「你幹嘛這…」

 

「明天是櫻井學長生日,我要送他生日禮物。」不等二宮把話說完,相葉就自己回答了。這是他的堅持,也是他接下團長的唯一原因。

 

從沒有忘記,上次比賽中那個讓他心痛到不行的受傷表情,那雙總是有著滿滿溫柔卻閃著淚光的眼睛,他想讓櫻井快樂地笑著,原因就是這麼的簡單。

 

「相葉雅紀…你真的…」二宮嘆了口氣。

「我是笨蛋…我知道。」相葉默默低下頭。

 

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呢!面對櫻井,相葉就是沒辦法討厭他,就算自己哭到好痛,他也從沒有跟櫻井說過什麼,用著跟以往一樣的笑容面對櫻井,想辦法讓兩人維持在那個夜晚前的關係。雖然相葉很清楚,櫻井和他一樣,心裡一直都有著疙瘩,那是一道任誰用盡力氣都抹除不掉的痕跡。

 

「那你趕快休息吧!」松本拍了拍相葉的背。

「明天早上你們要叫我唷!」相葉拜託著。

「知道啦!」二宮點點頭。

「不可以騙我喔!」相葉拉著兩人的衣角。

「我們兩個哪時騙過你了?」松本無奈地搓搓相葉的頭髮。

「那我要用以前的方式睡覺。」相葉綻開笑容。

「喂,你太得寸進尺了吧?」二宮皺了皺眉。

二ノ」相葉哀求著。

 

嘆了口氣,二宮和松本靠著牆在相葉床上坐下,伸直了雙腿,讓相葉開開心心地趴在兩人腿上。

 

「不可以忘記唷!」闔上眼還不忘了嘟噥著。

「知道啦!」二宮溫柔地梳著相葉的髮絲。

 

小時候,相葉每次怕二宮和松本在睡覺時丟下他一個人出去玩,都會把兩人的腿當成枕頭,只有這樣,他才能安心地進入夢鄉,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有時候,和某些人的情誼是想斷都斷不了的吧!?

 

「我好喜歡你們唷~」呢喃地撒著嬌。

 

二宮和松本對看一眼,同時綻開了笑容,他們也很喜歡相葉唷!

 

---------- ---------- ----------

 

硬撐著想上台的結果,就是還沒上台就先被送進保健室,一大早就發著駭人的高燒,嚇得二宮和松本一路把相葉扛進保健室。「我要上台~」一路上還不斷胡鬧著的相葉,讓二宮和松本簡直欲哭無淚,在向他百般保證會得名回來給他之後,相葉才願意乖乖地躺在床上讓醫生打退燒針。

 

看著牆上的時鐘,相葉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不時想坐起身偷溜出去,卻看見門口的護士惡狠狠地盯著他瞧,想必是二宮離開前有好好『交代』過了吧!看著分針緩緩滑過系上預計上台的時間,相葉反而更加緊張,然後,他看見櫻井走進保健中心大門。

 

「學長?」相葉疑惑地坐起身。

「有好一點了嗎?」櫻井笑著,湊上額頭貼上相葉的,那個瞬間,相葉懷疑自己體內溫度有瞬間飆升到40度以上。

 

「唱完了嗎?」相葉紅著臉問。

「嗯,唱得很好唷!」櫻井笑著,取過床頭櫃上臉盆裡的毛巾搓洗著。

「真的嗎?有比去年好嗎?」相葉張大眼睛。

「應該吧!」櫻井將擰乾的毛巾蓋上相葉的額頭,微笑著。

「嗯嗯。」相葉點點頭,靜靜躺下,然後發現兩人又陷入了沉默。

 

額頭上那條冰涼的毛巾,帶著櫻井的關心和溫暖,相葉閉上眼就可以感覺得到。二宮曾抱怨過,抱怨櫻井幹嘛要對相葉這麼溫柔,可是相葉知道,他知道櫻井不管對誰都很溫柔的,只是天底下,會笨到誤會的人大概只有他一個。

 

「相葉君…」櫻井輕聲喊著,相葉微微睜開眼。

「嗯?」相葉坐起身,櫻井的臉忽然離他很近,他發現櫻井的睫毛很長。

「我…我真的覺得很抱歉…」櫻井低下頭。

 

相葉知道櫻井在說什麼,那個晚上的那句話,讓他痛了很久很久,那是他從小到大從未經歷過的痛。可是他卻從來沒有怪過櫻井,一次也沒有,因為他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去討厭一個他這麼深愛的人,每次只要越想找個理由,相葉總是會忍不住想到櫻井曾對他付出的溫柔,那麼深刻到讓他就是無法狠心地忘掉。

 

「學長…你又沒有錯…」相葉忍著淚水。

「相葉君…我…我從來沒有遇過…所以…」櫻井有點艱難地說著。

「沒關係的。」看著櫻井的不知所措,相葉反而心更痛。

 

為什麼要道歉呢?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相葉記得高中的時候,那個和他分手的女孩子,離開前冷冷地說著沒有感覺之類的鬼話,然後瞬間那曾經擁有過的溫度就消失了。那個女孩從來沒有對他說過對不起,一次也沒有。

 

「相葉君…你可以原諒我嗎?」櫻井抬起頭,看著相葉的眼睛。

「原諒?原諒什麼?」相葉忽然有點驚慌。

 

「原諒學長很懦弱,不敢承認自己喜歡你。」門口傳來二宮冷冷的聲音。

 

相葉驚訝地看著走進來的二宮和松本,手上抱著一座閃閃發光的獎盃,相葉應該感到開心、感到興奮,可是現在他卻滿心疑惑地一點都快樂不起來。

 

「第一名!我們答應過你的。」二宮把獎盃塞進相葉懷裡,順道塞了一份樂譜在櫻井手中,「學長,你走太快了,譜忘記帶了唷!」

 

相葉看著自己的好友,和低著頭接過譜的櫻井,頭轉過來又轉過去,搞到他都快暈了,才冒出:「怎麼回事?」

 

「相葉君,」櫻井將手掌貼上相葉的,「對不起,我…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咦!?」相葉瞪大眼睛看著櫻井,又轉頭看著他的好友,只見二宮和松本聳了聳肩。

 

「剛剛比賽前,學長在問你去哪…」松本說道。

「我們說你發高燒了,人在保健室…」二宮接著說。

「然後他就驚慌失措地跑來看你…」松本聳聳肩。

「看到都忘記回來比賽了呢…」二宮挑著眉。

 

「怎麼會?」相葉羞紅了臉,「學長剛剛才進來唷!」

 

「對啊!剛剛才『進來』…」二宮語氣有點酸。

「大野老師都說了,」松本坐在相葉身旁,「櫻井學長早就喜歡你了。」

「上次的音樂會,也是大野老師刻意安排的吧!」二宮靠在松本肩上說。

 

相葉頓時有點糊塗,他晃了晃腦袋,覺得自己大概是在作夢,要不然就是發燒太嚴重了,腦袋都給燒壞了。他看了看二宮、松本和櫻井,然後伸手狠狠捏了松本的手臂一下。

 

「喂,相葉雅紀你瘋了啊?」松本跳了起來,大吼著。

「會痛?」相葉盯著松本的臉認真地問。

「這不是廢話嗎?」二宮伸手幫松本揉著,跟著大吼。

「不是作夢耶~」相葉喃喃地說。

 

「相葉君…雅紀…」櫻井拉起相葉的手,「我可以更改答案嗎?」

「嗯?」相葉轉頭看著櫻井,覺得有點如夢如幻。

「更改那天晚上你問題的答案。」櫻井認真地問著。

「嗯。」相葉微微點了點頭,心裡其實已經知道答案了。

 

櫻井一手握著相葉的手,一手輕輕捧起相葉的臉頰,將額頭貼上了相葉的,然後看相葉閉上了眼睛,笑著輕聲地說道:「我也喜歡你,我們交往吧!」晶瑩的淚珠沿著相葉的臉頰滑下,滲進櫻井的手掌心。

 

早就喜歡上的,早在一開始就喜歡著的,那個燦爛而治癒的笑顏,讓人忍不住想緊緊擁抱著的溫度,那是櫻井心裡深深悸動著的情感,所以,他對相葉異常的溫柔,像是在對待最珍貴的寶物。可是,當他真正面對相葉的愛,卻像驚慌失措的動物般逃開,旁人的眼光和態度讓他的感性瞬間被理性重重輾過,傷害了他最愛的人,也傷害了他自己。

 

『雅紀說他想上台,昨晚還硬撐來練習,你以為他為了誰?』

『今天是學長生日吧?他說今天這場比賽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你知道嗎?』

 

二宮和松本的冷言冷語像是一桶痛徹心扉的冰水,澆灌在櫻井頭上的瞬間也一併澆熄了他那長久以來違背內心意志的理性。

 

「學長…謝謝…」相葉睜開眼,撲進櫻井懷裡,好溫暖、好幸福。

「吶,雅紀,該換個稱呼吧?」櫻井摟著相葉笑著說。

「嗯…小翔…」相葉害羞而小聲地喊著。

 

甜甜的,原來這種甜甜的味道才是愛情真正應該要有的模樣。相葉拉過一旁的獎盃,用他從未有過的幸福聲音大聲地說著:「小翔…生日快樂!!!」

 

櫻井笑著接過獎盃,捧起相葉那讓他迷戀的臉頰,紅通通的臉蛋比黃昏的彩霞更美麗,一直以來都是他最喜歡的人,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櫻井覺得心裡那道傷痕正在緩緩融化,他相信眼前的戀人有著和他相同的感受。「雅紀…」輕聲叫著相葉的名字,低下頭貼上了他紅潤的唇,就算是沒有靠著對方的胸口,也可以感覺得到相葉那只為他存在的心跳,失去頻率地、狂亂地躍動著。

 

窗外吹進一陣微風,吹散了躺落在床上的樂譜,隨風飄揚的樂譜發出了沙沙的聲響,像是一首只為了眼前這兩人存在的Love Song。

 

(完)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ourdora
  • 甜蜜指數破表了 XD
    雅紀看著手機卻只記得哇哇叫的行為真的無藥可救
    但是超級可愛的啦
    帥氣的指揮和小蜜蜂(是秘書啦) ~~你們辛苦了
  • 其實我很喜歡櫻相~
    某種程度上是很喜歡兩人戀愛時那種傻傻的氛圍(喂)
    所以...末子從旁偶爾的輔助也是我的賣點(喂)

    雅紀看手機哇哇叫那段~
    我個人也超喜歡>///<
    邊寫還一邊吃吃地笑著XDD
    因為實在是太可愛了啊啊啊~~~

    轉轉 於 2011/02/07 21: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