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大野智X二宮和也

*《淚雨》番外*
*全文已收錄於CPA、星宇宙*

 

整個法庭上一片安靜,二宮和也踏著沉重的腳步站上證人席,隱約間他可以聽見被告席傳來的咒罵聲。緩緩抬起頭,將眼神對上了高高在上的法官,卻意外發現對方有雙溫柔的眼睛,二宮顫抖了一下,那個眼神他也曾經擁有過的,只是現在……已經不在了。

 

本人真誠發誓,本人所作之見證供皆為真實,及本人所見之事實的全部。二宮舉起手像無神般地念著,他好想念,想念那個用盡生命保護著自己的人。

 

他騙人!!他絕對要騙人!!!被告席的男人像瘋掉般地站起身指著二宮。

 

二宮看著那個男人,那一臉貪戀生命的醜陋模樣,那樣地令人作嘔那樣地令人不齒,難道正是因為這樣,上帝才遲遲不願給他他應得的懲罰嗎?

 

如果真要說,二宮是不相信上帝或是任何神的,他只願意相信他自己,在他的父親留下一屁股債逃掉時,他一直相信,只有他一個人才能挽救這個家庭的破碎,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和肉體,和另一個男人上了床。但他發現他錯了,因為,真正幫助他的、解救他的,並不是他自己,而是那個和他上了床的人,那個叫大野智的天使。

 

或許正因為大野太像天使了,所以上帝才要召喚他到自己的身邊,只有這樣想,二宮才能讓自己悲痛的心情好過一些。

 

肅靜!法官敲著槌子,面無表情地瞪著被告席上的男人,二宮桑,請你繼續!轉頭看著二宮的眼神裡卻裝著滿滿的溫柔。

 

不要這樣看我!二宮低下了頭,他無法再承受擁有一次溫柔後徹底地失去。曾經,大野是那麼努力地保護著他,給他所有一切他從未想過可以擁有的幸福,那麼真實的感情深深地刻在他的心底,然後,在他的任性下,一切就這樣消失了。

 

兩個月前…這個男人唆使同夥打死我的母親…二宮發現他的聲音不斷地在顫抖,他的身體也同樣像失去控制般地抖動著,他不想回憶,他什麼都不想去回想,為什麼他要站在這裡?

 

二宮桑?法官輕聲地喊著,你不舒服的話,我們可以休息一下。

 

二宮點點頭,意外地發現自己在哭。

 

「二宮君你沒事吧?」二宮才剛踏出法庭,背後就傳來另一個溫柔的聲音,轉頭看見檢察官正盯著他瞧,臉上同樣掛滿了他所懷念不已的溫柔。

 

「你們可以不要這樣對我嗎?」二宮用手掌遮住臉龐,眼淚撲簌簌像失控般地狂掉,所有溫柔,不論是誰對他的溫柔,全都有著大野的影子,那個他愛到快瘋掉可是卻因他而死的男人。

 

二宮忘不掉,就算是在快死的前一刻,大野還是拼了命要幫他遮雨,那麼努力地想對他好、那麼努力地想把所有一切都貢獻給他。這樣深刻到讓他痛楚的溫柔,他怎麼能夠輕易忘掉?

 

「松本檢察官,你就別再刺激他了!」又是一陣熟悉的聲音穿過走廊,迴盪在空氣裡,二宮讓手微微離開臉龐,毫不意外地看見綻著燦爛笑容的相葉雅紀一蹦一跳地朝他走來。

 

「相葉醫生,你來幹嘛?」一旁的松本潤老不客氣地問著。

「你們櫻井大法官叫我來幫二ノ看看,不行唷?相葉也老不客氣地回應著。

「嘖!」松本賭氣地別過頭。

 

二ノ別理他!」相葉笑著矮下身,看著二宮消瘦的臉龐,「怎樣?還會想到大野桑嗎?」刻意壓抑著的溫柔音調,二宮清楚那是因為相葉知道自己心底那塊不願被挑起的痛苦。

 

「嗯,我好想他。」二宮咬著下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

二ノ哭吧!」相葉溫熱的手掌貼上二宮的額頭,「大聲哭出來吧!」

 

二宮抬頭看著相葉的眼神和笑容,隱約間他好像看見了大野溫柔地對他微笑,每次自己賴在他懷裡時,他都會有著那樣幸福的笑容,好像自己就是他唯一所有的寶藏。「智…不要走…智…」二宮把頭埋進相葉胸前,開始嚎啕大哭,雙手抓著相葉的醫生袍,緊緊地,像在害怕失去些什麼一樣。

 

「二宮君…」松本也靠上來,輕輕用手拍了拍二宮的背。

 

一旁門裡,書記官探出頭,「櫻井法官說如果二宮桑心情好一些了我們就繼續開庭。」

 

「這個櫻井翔,怎麼這麼急啊?」相葉一邊安慰地撫摸二宮的髮絲,一邊埋怨著。

「還有下一庭的人在等啊!你以為法官很閒啊?」松本冷冷地說著。

「你幹嘛那麼喜歡幫他講話啊?」相葉挑著眉。

 

二宮聽著兩人的對話,他忽然好羨慕,他也好希望,好希望他身邊那個會陪他聊天、和他逗嘴的人現在也在這裡。

 

二ノ哭過有好一點嗎?相葉低下頭看著二宮。

「嗯。」二宮微微點點頭。

「我說松潤啊~你沒別的證人好找嗎?」相葉幫二宮擦去眼淚。

「有的話我也不會找二宮君啊!」松本嘆了口氣。

 

「有的話你還是可以找我。」二宮轉頭對著松本說著。他無法否認他很害怕,害怕見到那個毫不講理的殺人兇手,那個讓他在短短時間內接連失去摯愛的人,可是他也不想逃避,因為他知道,他知道在那個下著雨、流著淚的夜裡,他被大野賦予了勇氣,賦予了不管一切都必須面對的勇氣。

 

「別勉強了唷!」相葉拍了拍二宮的肩膀,然後隨著松本帶二宮踏進審判庭內,將眼光移到遠方的窗戶上,看見了晶瑩的水滴,「慘了!我沒帶傘!」

 

庭裡的二宮咬著牙再次站上證人席,可是,這次的空氣彷彿不再像方才一般地安靜,微微地他聽見了滴滴答答的聲音,轉頭看著窗外的一片灰茫茫,嘴角微微勾起笑容。

 

「哎呀~怎麼下雨了?」

「我沒帶傘,等等回去怎麼辦?」

 

旁聽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抱怨聲音,二宮微微閉上了眼,『智,我好想你。』

 

『和…不要說對不起…』

『和…沒有關係的…』

『和…我沒事的…』

『和…我喜歡你…』

『和…我愛你…』

 

「庭上,我可以開始了嗎?」二宮睜開眼,大聲地對法官問道。

「肅靜!」櫻井大聲地對庭內所有人喊道,「二宮桑,請!」溫柔地點點頭。

 

「兩個月前,被告唆使同夥打死我的母親,他不顧我們每個月都已努力籌措金錢歸還,仍任意增加利息。後來,在我母親死後,他又繼續向我暴力討債,迫使保護著我的戀人也一併被他打死…」二宮一字一句敘述著,法庭上安靜到只聽得見窗外細碎的雨聲和二宮充滿憤怒的聲音。

 

松本看著二宮蒼白的臉龐,鑲嵌在上的是他見過最堅定的眼神,從那眼神裡滲下的是二宮憤怒的淚水,但緩緩滑過的卻是他那微微揚起的嘴角。松本不知道,究竟二宮內心裝著怎樣的感情,竟然讓他能夠用這種表情站在法庭上。

 

「我想說的就是以上。」二宮靜靜地說完,然後像失去所有力氣般地滑落在地板上。

 

「二宮君!」松本想上前。

「松本檢察官,請注意自己的身分!」櫻井馬上制止,露出了嚴厲的目光。

「抱歉,庭上。」松本默默坐了下來。

「書記官,請在外邊走廊的相葉醫生進來。」櫻井指示。

 

二宮任憑著相葉將他扶出法庭,然後呆呆地坐在長椅上,看著窗外越下越大的雨。

 

二ノ」相葉蹲在二宮面前,有點擔心地看著自己的病人。

「我沒事唷!」二宮笑了笑,「因為…」他舉起手指著窗外,「下雨了唷!」

 

二ノ」相葉隨著二宮的手指看向窗外,忽然想起二宮失去大野的那個晚上,在他接到電話趕到現場時,只見大野渾身是血的撐著身子幫二宮擋著雨水,然後在救護人員出聲安撫時,瞬間一軟地整個人癱壓在二宮身上

 

二ノ,不要想了,好不好?」相葉知道二宮一定是想到了那一幕,失去自己最愛的人心情一定很痛很痛吧!?「我去跟松潤借雨傘!你在這等我喔!」相葉拍了拍二宮的肩,站起身朝人潮逐漸散去的法庭走去。

 

二宮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任由眼淚滑過臉頰,浸濕了自己的衣領,沒有人知道的,這是屬於他跟大野的約定和秘密。靜靜地站起身走向窗邊,拉開窗戶讓雨水盡情而放肆地打在自己的臉頰上,像是大野一如往常溫柔撫摸他一樣。

 

「智…你回來啦!歡迎回家!」二宮笑著對天空大喊,越下越大的雨彷彿在回應他一般,二宮燦爛地笑著…開心地笑著…

 

二宮從不曾忘記,在一個月前的那個下雨天,大野即將停止呼吸的前一秒,輕輕地覆上自己耳邊說的那句話:

 

「和…不要太想我…下個下雨天…我會回來找你的…」

 

(完)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紫`
  • 轉轉!!!
    哭死紫啦Q口Q
    紫那麼久沒看文哭啦!!
    你又讓紫哭啦!!
    不要啦![扭
    話說轉轉寫文真快
    不要啦不要啦[繼續扭
  • 噗哧~小紫不要哭(抱抱)

    轉轉都先打好草稿才寫文的,
    所以短篇通常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了(笑)
    現在累積了一堆草稿都還沒打啊Q^Q

    轉轉 於 2011/01/13 13:38 回覆

  • peper
  • Nino好可憐>"<,轉轉一定要給他一個幸福的結局啦T.T。
    如果草稿太多,我願意假日幫轉轉打字XDD
  • 哈~我會認真給他一個幸福的>///<
    因為我愛他(啥鬼!?)

    其實...我打字很快,
    重點是...我常沒空啊啊啊(淚)

    轉轉 於 2011/02/13 22: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