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同人文

相葉雅紀X二宮和也

*11/16完結*
*本文同步發於AP及CPA*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二宮和也開始討厭起相葉雅紀在他耳邊說著哪個女生很可愛之類的話語,雖然最初兩個人到松本潤的咖啡店裡打工就是為了這個理由。

 

二宮和相葉是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不管做什麼事情兩人總是在一起,上同一所學校、去同一個地方打工、一起打球、一起逛街、一起哭也一起笑。二宮很習慣他的身邊有相葉的存在,開心的時候有個人可以陪他一起大笑,雖然相葉的笑容總是誇張到讓他覺得更有趣;難過的時候也有個人陪著他落淚,雖然相葉每次唏哩嘩啦的淚水總是讓他搞不清楚最一開始心情不好的人是誰。

 

就是這樣每天每天,二宮的身邊總是有相葉陪他一起,可是,唯獨二宮就是不喜歡相葉跟他討論女孩子,是什麼原因,二宮並不是很明白,就是很單純的討厭相葉這麼做。

 

「二ノ,你看那個坐在窗邊的女生好可愛唷!」相葉拉著二宮的衣角興奮的說著。

「會嗎?」二宮語氣冷淡的敷衍著。

「相葉君這麼喜歡的話,要不要去幫她點餐啊?」店長松本笑著問相葉。

「好!我去、我去!」

 

看著相葉開心上前去和女生攀談,二宮不禁嘆了一口氣,他真的超討厭看到這個畫面。

 

「二宮君?身體不舒服嗎?」松本擔心的問。

「沒有!」二宮轉頭對松本笑了笑。

 

如果硬要說,二宮覺得或許他心裡面是真的有些不舒服,但他知道如果他跟松本說要請假回家,相葉這傢伙一定會擔心的跟他一起請假,等等就要到晚餐時間了,他可不想要留松本一個人應付店裡的客人,他不是這種不負責任的傢伙。

 

「松潤,她要草莓鬆餅跟皇家鮮奶茶!」相葉蹦蹦跳跳的跑回來。

「知道了!」

 

二宮看見松本迅速的在料理檯上準備起餐點,他其實是很佩服松本的,有時候也搞不太懂松本為何不再多找個助手來幫忙,但想到當時他跟相葉偶然經過這家店時,看見店裡只有松本一個人忙進忙出,店門口貼著的那張徵人啟事上的薪水少得可憐,要不是因為相葉這個爛好人嚷著說松本好可憐,二宮一點都不想來這家給這麼少錢的咖啡店打工,想必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吧!

 

「相葉君,好了唷!」松本把鬆餅和奶茶放上托盤遞給相葉。

「看起來好好吃唷!」相葉邊稱讚松本邊端起托盤,轉身就要去送餐。

「相葉君,小心啊!」

 

才剛聽到松本的提醒,二宮回頭就看見相葉把托盤整個砸在一個客人筆挺的西裝上,嘆了口氣,二宮搶在松本前面一把扶住差點跌倒的相葉,他可以看見客人吃驚的表情。用最快的速度抓起櫃台旁的抹布,二宮一邊道歉一邊幫客人清理身上的髒汙,其實他很習慣了,和相葉在一起久了,這些事故他都覺得沒什麼。

 

「抱歉抱歉!」二宮向客人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沒關係!是我太不小心了!」客人很有禮貌的說著。

 

二宮抬頭,看見的是一雙很溫柔的眼睛,滿臉的誠懇讓二宮不禁差點笑出聲,怎麼現代社會還有這樣的人,明明是相葉錯在先,這個人一臉抱歉樣是怎麼回事?

 

「櫻井翔!」二宮聽見松本開心的聲音。

 

*~*~*~*~*~

 

二宮不太知道自己為什麼現在會坐在燒肉店裡,旁邊還躺著三個喝醉酒的傢伙,他只知道那個叫櫻井翔的傢伙似乎是松本的好朋友,然後一群人就跑來吃燒肉了,結果三個不知道克制的人目前正醉醺醺的靠在他身上講著不知所云的話語。

 

「二ノ,我要回家!」相葉喃喃的說著。

「相葉醬!」二宮輕輕的拍著相葉的頭,他很喜歡讓相葉靠在他肩膀上,這樣的感覺很幸福。

 

二宮看了一下松本和櫻井,他跟服務生招了招手,「麻煩送他們回家好嗎?」

「請問地址呢?」服務生客氣的問道。

二宮拿起筆寫下松本咖啡店的地址,「就這邊吧!」

 

看著服務生將松本和櫻井兩人塞上計程車後,二宮扶著相葉朝自己家前進,相葉靠在他身上的重量讓他有點難受,其實平時的自己是負荷不了相葉的體重的,二宮覺得現在的他一定是強力的分泌著腎上腺素。

 

好不容易回到公寓前,二宮才發現自己今早出門忘了帶鑰匙,他嘆了口氣,搖了搖掛在他身上沿途一直在唱歌的相葉,「相葉醬,鑰匙?」他看見相葉用疑惑的眼光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然後笑呵呵的回答他:「沒有帶唷!因為二ノ會帶的嘛!」看著相葉信任的笑容,二宮覺得很無奈,沒有鑰匙兩個人是想去哪啊?

 

「二宮君?相葉君?」二宮回頭,看見隔壁擺攤賣畫的大野智拿著釣竿正看著他。

「大野桑,救命啊!」

「忘了帶鑰匙?」大野笑了笑。

「嗯。真是糟糕!我忘了帶,相葉醬也沒帶。」

「先去我家吧!明早再找鎖匠來開門。」大野親切的笑容讓二宮感動到差點落淚。

 

二宮好不容易把相葉扶上床,相葉卻一直掙扎想要坐起來,像個孩子般撒嬌的拉著二宮:「二ノ要去哪裡?在這裡陪我。」二宮苦笑著:「我哪都不去,你趕快睡覺啦!」

 

二宮伸手想拂去相葉臉上的髮絲,卻被相葉拉進懷裡,聞著相葉身上的酒味,二宮竟意外的一點都不覺得討厭。

 

「相葉醬,你要幹麻?」

「我要二ノ陪我睡覺。」相葉把二宮拉得更近。

 

二宮覺得自己臉龐不停在發燙,他的心跳快到失去原本的頻率,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會是愛情嗎?但他是男生,相葉也是啊!男生之間也可以有愛情的存在嗎?二宮輕輕晃了晃頭,現在的他不想去考慮這麼多了,他只想好好的享受被相葉的溫暖包圍的幸福。

 

*~*~*~*~*~

 

「頭痛死了!」二宮看見松本和相葉兩人揉著太陽穴,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宿醉的傢伙看起來總是特別的有趣。只是,自己明明就沒醉,為什麼昨天最後會在相葉懷裡睡著的?害今早敲房門叫他們起床的大野嚇了好大一跳。

 

「二宮君,你跟相葉君在交往嗎?」二宮想起大野小心翼翼問道的那句話。「沒有啊!我們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這是二宮給大野的回答,但他知道大野並不是很相信,畢竟朋友之間是不太可能摟在一起睡覺的,特別是男生之間。所以,他是真的在跟相葉交往嗎?二宮抬頭看了一眼相葉,這些年來,他知道他跟相葉都在渴望愛情,偶爾聊天時也會談到夢想中的愛情長什麼模樣,或許他不喜歡聽相葉跟他談論女孩,是因為他在害怕吧!害怕相葉喜歡的是女孩而不是男孩,這樣他就不會有任何機會了。

 

「我看今天提早關店算了!」松本嘆了口氣。

「嗯。」二宮看著一直用力揉著自己太陽穴的相葉,笑著應聲。

 

「不可以啦!」相葉邊揉著太陽穴邊阻止道。

「為什麼?」松本和二宮兩人異口同聲的問。

「因為昨天那個女孩說她還要來嘛!」相葉嘟著嘴回答。

 

又是那個女孩!二宮覺得自己心上迅速的被利刃狠狠劃過一刀,那是一種自己也說不上來的痛。該討厭嗎?該生氣嗎?該用怎樣的情緒面對連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看著相葉分明就身體不舒服地皺著眉,卻還是和女孩開心地聊著天,二宮忽然覺得他好想趕快逃開。

 

*~*~*~*~*~

 

「二ノ你怎麼了?」相葉歪著頭看著二宮,其實他知道二宮一直在心情不好,從在咖啡店裡他就知道了,臉上沒有掛著笑容的二宮看在相葉眼裡是很晦暗的。努力地看進二宮的眼裡,相葉試著想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但他的心思總是不夠細密,所以看再久都無法理解二宮內心的真實感受,只好鼓起勇氣開口詢問。

 

「沒事!」二宮抬頭看著相葉,他可以看見對方眼裡滿滿的擔心,心裡像瞬間被灌滿氣一樣,『原來自己也會被擔心著』的感覺讓二宮覺得好想落淚,輕輕對相葉搖了搖頭,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因為不知道要用怎樣的方式對相葉表達自己的想法,二宮完全無法想像當自己對相葉說出『不希望他跟女孩子接觸』後會得來怎樣的反應。或許不管相葉是怎樣的反應,自己都會是難過的吧!

 

「吶」二宮輕輕拉了拉相葉的衣角。

「嗯?」相葉轉過頭看著二宮,認真的表情總是讓二宮心動。

「我們來玩WII好不好?」二宮小聲地說著。

「好啊!」相葉搓了搓二宮的頭髮。

 

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空氣中除了電視傳出的機器般聲響和遊戲發出的音樂之外,沒有人願意先打破沉默。相處在一起十幾年來,這是第一次。

 

二宮看著螢幕上那個代表著相葉的人物,感覺相葉在自己身邊的溫度,明明是如此的靠近,為什麼感覺卻是如此的遙遠呢?明明自己不想承認對相葉的感覺已經超出友情的界線,心裡面卻又不斷地在渴望相葉的擁抱和呵護。如此矛盾的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二宮忽然感到一陣霧氣忽然蒙上自己的眼睛,耳邊也一併飄進遊戲機內定的殘念聲響。

 

「二ノ我贏了耶!」相葉開心地拍著手,轉過身卻看見二宮低著頭,有點錯愕地瞪大眼睛,卻看見二宮眼睫毛上那晶瑩剔透的淚珠受到地心吸引而迅速掉落

 

「二ノ」驚慌失措地抽著面紙,伸手盛住二宮不停落下的淚水,相葉感覺自己接住的是二宮無盡的悲傷,「二ノ你到底怎麼了?」歪著頭看著二宮的雙眼,對於自己什麼都看不出,相葉忽然有點絕望。

 

二宮從一片水氣中,隱約看見相葉的眼睛,滿滿的疑惑讓他覺得更難過,雖然自己從沒有開過口,但他一直以為相葉懂。這片友達以上的心意,十幾年來醞釀出的深厚感情,二宮總覺得相葉或許能夠明白。偶爾談論女孩時自己露出的冷淡語氣,二宮也一直以為相葉可以了解自己心中的真意。果然,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我以為」二宮抬起頭看著相葉,「我一直以為你懂我!」

「咦!?」面對著二宮突如其來的脾氣,相葉有點訝異。

「十幾年來,你以為我幹嘛每天都要跟在你身邊?」二宮問道。

「因為我們是好朋友啊!」相葉試著笑著回應。

「好朋友有必要住在一起嗎?」二宮咬著下唇。

「可是為什麼不行?」相葉開始有點心急。

「那你以為我又為什麼跟你念同一間學校、去同一個地方打工?」二宮又問。

「就就因為因為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啊!」相葉開始發覺二宮的聲音充滿急躁。

 

「你難道都不知道嗎?」二宮忽然大吼起來,累積已久的委屈瞬時間像失控般地侵佔了他的理智,「相葉雅紀,你以為我幹嘛每天都想跟你在一起,因為我喜歡你!你知道嗎?我喜歡你!」

 

然後二宮看到了,相葉錯愕的表情,像一桶冷水忽然由頭頂澆下一般地心寒,二宮別過頭,他不知道該不該後悔講出這些話。

 

二ノ

「我去睡了!晚安!」二宮不等相葉把話說完,就朝房間走去。

「二ノ等一下啦!我

「碰!」的一聲,二宮將相葉的聲音關在門外,然後走到床邊,像是頓時失去全身力量般把自己甩上床,眼淚很快就浸濕了被褥,今晚他只想好好的大哭一場。

 

*~*~*~*~*~

 

松本看著不發一語的相葉和二宮,忽然覺得自己的店裡被籠上一層詭譎的氣氛,雖然不知道這兩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但松本可以感覺兩人不停地在閃避著對方的視線。

 

「潤,他們怎麼了?」坐在吧檯旁的櫻井向松本招招手,指了指相葉和二宮。松本只是無奈地聳聳肩苦笑著。

 

其實松本是看得出來的,二宮喜歡相葉這件事情,就算是二宮打死了不承認他就是看得出來,一直都是個心思細膩的人,所以松本很快就從兩人的互動看出二宮滿滿的心意。

 

是因為這樣子的感情嗎?沉重到讓相葉無法負荷?又或是有其他的原因呢?松本心裡忍不住猜想著。

 

「要問嗎?」櫻井小聲地問道。

「可是不太好吧?」松本有點猶豫。

「我問吧!」櫻井拍了拍松本的肩,松本則給了他一個微笑。

 

「二宮君?」櫻井揚起聲音對著靠在吧檯旁發呆的二宮招招手,然後看著二宮一臉失魂落魄般地走近自己,「你沒事吧?」

 

「嗯。」二宮心不在焉地點著頭,聽著櫻井溫柔的聲音讓他想掉眼淚,但他並不想,一點都不想和不懂他跟相葉十幾年來相處情況的人談論任何事。畢竟他心裡很清楚,其實相葉根本沒有做錯些什麼,自己沒有權利要求相葉喜歡上自己,只是覺得那些默默付出的心意像石沉大海一般的感覺很不好受。但如果找人抱怨,一定會把相葉醜化吧!自己就是這樣的個性,他不想聽到自己把相葉講得如此不值,所以寧可把所有的難過往肚子裡面嚥去。

 

「二宮君,有事就說出來啊!」松本托著下巴看著二宮的眼睛,輕聲地哄著。

 

「沒事的!只是昨天玩遊戲太累了!」二宮擠出個笑容,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不太受控,眼前的景象偶爾還會像萬花筒般轉來轉去,果然是昨晚哭太久了吧!?想起昨晚的心痛和相葉的眼神,閉上眼也揮之不去的哀傷,讓二宮頭痛起來,伸手微微揉了揉太陽穴,試圖讓這股痛楚和緩下來。

 

「二宮君我說你

「我沒事!我去幫客人點餐。」二宮打斷了櫻井的話,語氣堅決到讓櫻井霎時間覺得有點難堪。

 

看著二宮的背影,櫻井重重嘆了一口氣,「到底在硬撐什麼啊?」

 

*~*~*~*~*~

 

大野看著站在門外一臉尷尬的相葉,他不否認自己除了驚訝之外還帶著滿腹疑惑,尤其是當他看見相葉手上提著一大袋行李的時候。

 

「大野桑,可以借我住一下嗎?」相葉搔了搔頭。

「可以是可以可是二宮

「謝謝!」不等大野說完,相葉就開心進了門。

 

其實他是很猶豫的,但和二宮待在同一個空間裡會令他感到更心慌,二宮的告白讓他吃驚,心裡面湧升的感覺連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麼。一直以來他都不知道,原來二宮對自己的付出包含著怎樣的用心,從來沒有思考過二宮所有的行為背後帶著的意義。不知如何面對二宮,所以他只好笨拙地逃開,相葉覺得自己很像鴕鳥,但他又不知道該如何不做隻鴕鳥。

 

「相葉君,你在躲什麼?」大野遞了杯紅酒給相葉,輕聲地問道。

 

那天,他看著相葉和二宮兩人在客房裡沉睡的模樣,其實他是了解的,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非比尋常。沒有多餘的話語,只是靜靜闔著眼,大野都可以感覺到幸福的氛圍,是飄散著甜味的空氣,所以他才會開口問二宮,沒想到得到的答案卻令他驚愕,『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大野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相葉那飄移的眼神,忽然有點明白二宮為何會給出這樣的答案。

 

「我沒有啊!我只是只是有點害怕」相葉縮了縮脖子。

「相葉君在怕什麼?二宮君嗎?」大野溫柔地問著。

 

「不是啦!」相葉趕忙瞪大眼睛搖著頭,他怕的根本不是二宮,這個和他一起度過各種困難、分享過各種歡笑的人,他一點都不怕。但說真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想逃開,應該好好說清楚的,可是就是做不到。那個晚上、那個當下,他曾經是有勇氣想這麼做的,但當時的自己究竟想給出怎樣的答案,現在的相葉卻想破腦袋也無法明白。

 

「二宮君很喜歡你吧!」大野微微搖了搖手上的酒杯,輕聲說道。

「咦?大野桑怎麼會知道?」相葉看著大野,眼裡寫滿疑惑。

 

「你喝醉酒那天,記得嗎?」大野抬頭看進相葉的眼裡,「那天,你跟二宮君都忘了帶鑰匙,所以來我家借住了一晚。」

 

「嗯,好像有過這麼一回事。」相葉微微點點頭。

 

「我那天回家,看見你整個人倒在二宮君身上,他雖然很吃力,但從沒有想過要把你放下來。」大野緩緩說著,「滿頭大汗地找著鑰匙,還得擔心你會從他身上滑落,偶爾包包掉到地上,還必須費盡力氣才能彎腰撿起。」

 

「二ノ」相葉聽著大野的話,忽然覺得自己是個很差勁的人,記得當天自己還對二宮說過『因為二ノ會帶嘛』之類的話,好像二宮所有的好都是應該的。自己很重吧?比二宮整整快高出一顆頭的自己,將全身的重量壓在二宮身上,他一定很不好受吧?是怎麼辦到的?瘦小的二宮竟可以把自己從幾公里遠外的燒肉店扛回家?

 

「好不容易把你扶去床上,你還拉著他不讓他離開。」大野啜了一口紅酒,「隔天早上,我去叫你們起床,結果卻看見你緊緊把他摟在懷裡。我以為你們在交往,結果二宮君竟跟我說你們只是朋友。」看了一眼相葉,大野繼續說:「他很在乎你的感受呢!相葉君。真的很在乎你!」

 

相葉低下頭,大野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個事實,狠狠地戳著他的心。現在仔細回想,二宮對自己的好,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認真的說過謝謝。任性地一再要求著,然後二宮就會幫他達成願望,不管是怎樣的願望,只要是自己曾說出口的,最終都會實現。但現在二宮對他說出自己的願望,他卻只是遠遠得躲開,好像二宮會傷害到他似的,這樣的自己,一定讓二宮失望了吧!?想到這裡,相葉忍不住把頭埋進手掌中,「二ノ對不起!

 

一陣震動打斷了相葉的思緒,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的拿起手機,卻看見來電顯示閃著櫻井的名字,「喂,翔桑?」相葉有點疑惑的接起電話。

 

「相葉君,二宮君在你旁邊嗎?」電話那頭的櫻井劈頭就問。

「呃,沒有耶!怎麼了嗎?」相葉答道。

「我打他手機他也不接,不知道怎麼了?」櫻井的語氣有點急。

二ノ嗎?」相葉有點驚訝。

「我今天早上看他好像身體不舒服,本想和潤帶藥去給他吃的。」櫻井嘆了口氣。

二ノ怎麼了嗎?」相葉的語氣也開始急躁起來。

「他應該是發燒了吧!」櫻井聽出相葉語氣裡的焦躁和不安,急忙安撫著,但還是忍不住唸道:「走路都有點不穩了!相葉君不知道嗎?」

 

和櫻井講完電話,相葉呆呆地坐在沙發上,一整天他確實都沒有發現二宮的不對勁,只是一味地想逃避二宮的目光。自己到底在幹嘛?

 

「相葉君?」大野拍了拍相葉的肩頭,「這是你的吧?我剛在門口的地板上撿到的。」將一條項鍊遞到相葉眼前溫柔地問著。

 

「嗯。」相葉點了點頭,什麼時候弄掉的他已經忘了,有點茫然地接過項鍊。

 

「相葉君,二宮君怎麼了嗎?」大野低下頭看著相葉。

「翔桑說二ノ發燒了相葉小聲地回答。

 

大野慢慢地蹲下身,看著相葉的眼睛,用溫柔地聲音提醒著:

 

「相葉君,當你最需要他的時候,他總是在你的身邊;而現在他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又在哪邊?」

 

*~*~*~*~*~

 

相葉有點緊張地推開門,屋內一片漆黑,靠著窗外映照進來的月光,相葉看見二宮縮在牆邊的影子。原來二宮這麼脆弱,相葉看著二宮的身軀,內心湧上的是不忍、疼惜和對自己百般地自責。開了燈,有點急地朝二宮走過去,然後將自己的額頭靠上二宮的,在感覺到相同的溫度後鬆了口氣。

 

二ノ」相葉看著二宮,他可以看見二宮的眼裡泛著淚光,從二宮眼裡反射的自己的影像連自己看了都覺得討厭。就這樣丟下二宮一個人,什麼話都不說的離開,二宮一定很擔心,偏偏又是在二宮身體最不舒服的時候,自己一定被討厭了。

 

「二ノ你好點了嗎?」相葉用手撥著二宮柔軟的髮絲,「對不起!」

 

二宮微微抬起頭看著相葉,臉部因啜泣而抽動著,咬著的下唇出現深深的齒痕,緩緩伸出握著拳頭的手揮向相葉的胸膛,「笨蛋你這個笨蛋相葉雅紀你這個大笨蛋」眼淚失控的不停沿著面頰滑下,但二宮根本沒手拭去,只好任由淚水無力地滴落。

 

看著眼前的二宮,相葉忽然覺得心很痛,是自己把二宮變成這樣的吧?一向堅強的二宮正為著自己在哭泣著,打在自己胸膛上的拳頭,像是怕弄痛自己般地一點力量也沒有,就算是深深的痛苦著,二宮依然沒有忘記要對自己溫柔。

 

「二ノ對不起!」忍不住伸出手將二宮拉進懷裡,讓二宮的臉頰貼上自己的胸膛,胸口瞬間散開的冰冷是二宮的眼淚,但相葉已經不想在乎了。從現在開始,換他對二宮好,換他來照顧二宮。

 

「二ノ感冒好一點了嗎?」等二宮在自己懷裡安靜下來後,相葉低頭輕聲問道。

「我自己有吃藥了啦!」二宮吸著鼻子回答。

 

相葉一手抱著二宮,一手掏出口袋裡的項鍊,「送你!」

 

「咦!?」二宮看了看項鍊,再抬頭看了看相葉。

 

「我很不會挑禮物,這是店裡的女孩挑的唷!」相葉綻開笑容,「她說這個很適合你!」

 

二宮看著眼前的項鍊和燦笑著的相葉,忽然有點不知做何反應,不給二宮思考的時間,相葉溫柔地幫二宮戴上項鍊,然後將他緊緊地抱在自己懷裡。

 

相處了十幾年,這是二宮第一次這麼近又這麼真實的感受著相葉給的溫柔,寬厚的胸膛帶來的滿滿安全感讓二宮滿足地閉上了眼,本能地將手環住相葉的腰,將身子縮進相葉的懷抱裡。

 

「吶吶,二ノ」相葉低下頭輕聲喊著二宮的名字。

「嗯?」二宮張開眼看著相葉溫暖的眼眸。

 

「過去的每一天都是我在依賴著二ノ,」相葉低下頭輕輕磨著二宮的鼻頭,

「未來的每一天,換我來照顧你好嗎?」

 

回應著相葉的,是二宮甜甜的微笑。就是這樣吧!相葉的心忽然舒坦了起來,原來自己也是喜歡著二宮和也的,一直都是喜歡著他的。聽見二宮的告白,自己心裡是開心的,但或許是因為二宮那痛苦的神情讓他退縮了吧!?害怕著只會帶給二宮不幸福的心情讓相葉逃避了,但他現在明白了,二宮的幸福只有自己才能賦予,或許沒想像中如此偉大,但自己如鴕鳥般地逃避才是真正在傷害二宮。

 

相葉暗暗地決定著,從以前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每一天他的生活都一定要有二宮陪著他一起度過,又是個擅自的願望,但這次,相葉相信這也會是二宮的願望。

 

二ノ我喜歡你」相葉笑著說。

 

聽不見二宮的回應,

只有一個深深的吻和空氣裡蔓延開來那股甜甜的味道。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ythologyton
  • 啊啊啊啊啊~~~~
    我想要揍aibaba啊~!!!
    你居然讓nino醬哭了你搞什麼啊你!!!(暴發)
    啊啊啊~~快去給我追回來啊你可惡!!
  • 有沒有!?
    我自己寫到都很想揍人(喂)
    害我覺得好對不起NINO...嗚嗚~

    轉轉 於 2010/11/16 12:13 回覆

  • NARUMI
  • 真的....
    相葉雅紀你竟然把NINO弄哭了....
    趕快去哄他啦....(推)
  • 哈哈~大家都覺得雅紀很過分(笑)
    其實他只是對感情表達笨拙(!?)了點XD

    轉轉 於 2010/11/16 12:15 回覆

  • Sherlock
  • 天阿~~!!!!! 我看到哭了阿!!!!! 您寫得太好了!!!!!!! Nino果然好溫柔阿!!!!XDDDDDD
    aibaba也真是的,怎麼忍心弄哭可愛的Nino呢?? What are you doing????
  • 謝謝你哭了(???)
    小和在我心裡就是個很溫柔的人>///<
    總覺得他是那種為了自己喜歡的人可以付出的傢伙呢^^

    轉轉 於 2013/02/05 16:11 回覆

  • 六橘
  • 人物描寫好好啊~~
    可以從文字中看見動態版的五子!!!
    完全可以想像Nino照顧Aiba那無奈的習慣樣子~~還有"沒關係 是我太不小心了"的櫻井~~wwww
    敏感機靈的小二,真是辛苦你了~~愛上了那麼頓感的相葉~~XDD
    但最後總算明白彼此心意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呢~✧*。٩(ˊᗜˋ*)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