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文

*本系列主CP為潤二
*內含櫻相、潤雅、翔智,請看過前幾集後再閱讀*

 

「二宮君?」松本推開門,「你在家嗎?」

 

松本其實很不喜歡二宮家總是拉下窗簾一片昏黑的樣子,但這樣總是可以讓他很快確認屋子那頭二宮房裡散出的燈光。松本輕輕關上門,在昏暗中朝二宮的房間走去,他可以聽到電玩的聲音和二宮快速按著遊戲鍵的聲音,不知為何松本感到一陣惱怒。

 

擔心、害怕,這些情緒每次在他踏進二宮家門前總是盤旋在他心頭,在意二宮的身體好不好永遠都是他自己一個人的工作,二宮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在家要他好好多吃點東西,每次永遠剩菜剩飯一大堆;要他好好休息,卻永遠都在通宵打電動。松本很生氣,氣的是不懂得愛惜自己的二宮;但是,他更氣自己,氣自己為什麼就是沒有足夠的能力讓二宮好好聽他的話。

 

「二宮和也!」松本用力推開二宮的房門,看見二宮縮在床邊,雙眼緊盯著桌上的螢幕,「我叫你好好在家休息,不是叫你打電動!」松本搶過二宮手上的遙控器,他可以聽到遊戲主角死掉時發生的哀嚎聲,他一點都不希望二宮跟那個主角一樣。

 

「松本潤你幹什麼?」二宮對松本大吼,伸手想搶遙控器。

 

『這次絕不會妥協!』松本這樣想著,像孩子一樣的抬高雙手不讓二宮奪走手上的遙控器。

 

「還我!你還我!」二宮搶不到遙控器,乾脆用拳頭捶打著松本的胸膛,眼淚不知為何的撲簌簌直掉。「你讓我玩!我什麼都沒有了!你讓我玩!」二宮哭著。

 

「二宮君?」看見這樣失控的二宮,松本倒是傻眼了,他感覺二宮捶打在自己胸膛上拳頭,一點力量也沒有。到底是怎麼了?

 

「二宮君,你不要打了!」松本最後還是心軟,他放下遙控器,伸手緊緊把二宮抱在懷裡,二宮的眼淚瞬間沾濕了他的前襟。

 

「我什麼都沒有了!都沒有了!」二宮喃喃地說。

 

「你還有我!」松本撥開二宮臉上的髮絲,「和也,你還有我!沒事了!」

 

松本像安撫著小孩一樣,輕輕的拍著二宮的背,他感覺二宮在自己懷裡不停的因啜泣而抖動著。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二宮情緒失控,但在那一刻,松本發誓他會讓二宮不再一無所有。

 

--------- ---------- ----------

 

「潤,我想去山上看風景!」

 

就因為二宮一句話,松本現在氣喘吁吁的站在山頭。他看著眼前正用著開心的眼光凝視著山下風景的二宮,什麼時候開始,他對二宮的要求幾乎是百依百順。

 

「松潤,你不要寵壞二ノ了。」相葉對他這麼說過。

 

是早就寵壞了吧!松本看著二宮的背影苦笑著。其實他也有想過不要這麼順從的,但每次想拒絕的當下,二宮滿臉淚痕的畫面就會湧上他的腦海,哭喊著「一無所有」的絕望聲音也很輕意的就貫穿他的腦袋,所以松本逐漸不知如何拒絕,現在的他只想給二宮所有他做得到的一切。

 

「和也,在看什麼?」松本走到二宮身邊笑著問他。很自然地,『和也』是他松本專用的稱呼;而『潤』也總是可以從二宮的口中聽到。忽然變得很靠近的兩個人,松本原先以為或許他可以更了解二宮,然而實際上,他對二宮依然是一無所知,就像原先一樣,松本了解的二宮和也永遠都只有表面的那百分之五。

 

「大概快了吧!」二宮看著天空笑著說。

「快什麼?」松本疑惑的問。二宮轉頭看了看松本,只是笑著而不回答。

 

「吶,和也之前說過,不喜歡櫻井學長了,是什麼意思?」

 

松本試著說出他心中的疑惑,是他的疑惑,他相信也是相葉、櫻井的疑惑。雖然事情已經經過這麼久,久到彷彿大家都淡忘有過這樣的一件事情,可是他還是很想知道二宮的答案。

 

「潤,」二宮坐在草地上,抬頭看著松本,「你記得大二下學期的校際排球賽嗎?」

 

松本蹲下身,看著二宮清澈的雙眼,翻閱著腦中的回憶。松本想起那次的排球賽,法律系剛好和政治系在打冠軍戰,當時戰況很激烈,法律系只差一分就可以把冠軍盃捧回家,在觀眾的鼓譟之下,他對著一顆不應該這麼打的球狠狠的身手往下一扣,球打到了場邊一個看比賽的男孩……

 

「啊!」松本叫了一聲,那個男孩是二宮。

「想到了?」二宮歪著頭看著身旁的松本,臉上掛著笑容。

 

那個男孩當場因為被球打到而暈倒,松本連賽都不比了,硬是把男孩從山上的球場背到山下的保健室,照顧了他一整天,直到男孩醒過來他才鬆了一口氣。

 

「和也……」松本轉頭看著二宮,他從來都不覺得那個男孩會記得他的面孔,因為他在男孩要睜開眼之前就悄悄的先離開了。

 

「謝謝!」二宮笑著,「我一直很想告訴你這句話。」

「你怎麼知道是我?」松本驚訝地問。

「因為我有一張嘴巴。」二宮笑得更燦爛了,「我問護士阿姨的。」

 

松本看著二宮臉上的笑容,這是二宮那看不見的百分之九十五嗎?

 

「潤,我不喜歡櫻井學長的原因,就是因為你!」二宮輕輕的說著,

「從那天開始,我就一直喜歡你!」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