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禁文

*本系列主CP為潤二
*內含櫻相、潤雅、翔智,請看過前幾集後再閱讀*

 

相葉站在櫻井家門口,他已經足足徘徊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手上那裝有圍巾的禮物袋也早就被捏得亂七八糟,雖然說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覺得或許回復到以前他跟櫻井那樣的關係最好,單純的喜歡著他、在他身旁笑著,可是相葉其實不太知道,在他那晚強吻櫻井之後,櫻井對他究竟還是不是一如過去!?

 

或許被討厭了吧!?相葉很害怕,所以他沒有勇氣按下門鈴。

 

拿出手機,他撥了電話給大野:「學長?是我,我是相葉。」

「啊,相葉君,我現在不在家,你有話跟翔說就進去沒關係唷!」

聽著大野一如往常溫柔的聲音,相葉知道松本一定早就先跟大野聊過了。

 

「可是……我不敢!」相葉輕聲的說著。

「相葉君,你怕翔生你的氣對不對?」大野問。

「嗯,我那天……」

「翔他沒有生氣唷!」大野笑著說,「他不會為這種事情生氣的!」

 

相葉看著櫻井家的門,他忽然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喜歡上在門的那一頭那個那麼溫柔的男人。

 

「嗯,我會努力試著道歉的!」相葉堅定的說。

「相葉君,加油!」大野在電話的那頭認真的打氣著。

 

相葉掛掉電話,他看著手裡被他捏皺的禮物袋,這次,他會好好的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櫻井,他會認真的告訴櫻井他有多喜歡他,從開學第一天一直到現在,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或許會被拒絕,但他不想再讓機會從身邊溜走。

 

走到門前,正要按下電鈴,忽然,門被推開,相葉看見二宮一臉好整以暇的從門裡走出來。

 

「你……」相葉瞪大眼睛看著二宮。

「啊,是相葉君啊!怎麼在這裡?」二宮笑著問。

「我…我…」相葉驚訝的看著二宮,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來送禮物?」二宮指了指相葉手上的禮物袋。

「對!」相葉忽然想起他要送禮物的事,「我來送禮物的,那你咧?你來這邊幹嘛?」

「我?」二宮和也露出了高傲的微笑「我來跟櫻井學長上床的!」

 

相葉第一次發現原來人類會去選擇自己想聽的話語,在霎時間,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聽不到,看著二宮有如勝利般的微笑,相葉覺得或許自己下一秒就會如白雪般融化。

 

「你說什麼?」相葉哽咽的問。

「上床啊!」二宮用手指輕輕點了相葉的鼻頭促狹的笑著,「櫻井學長很不錯呢!感覺超優的!」

 

「學長人呢?」相葉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克制的一直在掉著淚。

「睡著了!大概是太累了吧!」二宮指了指門內,「接下來就麻煩你照顧了,我先走了唷!」

 

看著二宮離開的背影,相葉忽然好希望這個人可以消失,他從來沒有這麼怨恨過一個人,二宮或許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相葉走進櫻井家,他看見半掩著的房門,屋內一片混亂,沙發上的抱枕落在地上,原本應該擺在茶几的報紙雜誌也全都散落一地,是櫻井跟二宮剛剛混戰後的結果嗎?相葉摀著臉,他不知道剛剛自己哪來的勇氣走進這裡面對眼前的一切。

 

「翔學長?」相葉輕輕推開房門,他看見櫻井躺在床上正熟睡著,敞開的右手臂彷彿證實了方才二宮正睡在他懷裡,裸露著的上半身,以及用薄被仍掩飾不了下半身,一切全都印入了相葉的眼簾,在他的心裡狠狠的劃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相葉跪在地上啜泣,他任憑自己的淚水落在櫻井房裡的地毯上,他對櫻井的愛,難道比不上二宮的嗎?為什麼櫻井可以接受二宮的投懷送抱?為什麼櫻井連自己的一個吻都接受不了?

 

那是相葉第一次發現,原來愛一個人不需要理由,恨一個人也不需要理由。

 

--------- ---------- ----------

 

「你找我?」二宮看著松本的背影。

「嗯。」松本聞聲轉過頭,看著眼前這個讓相葉大哭的男生。

 

松本其實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只是當晚相葉出現在他家門口,那傷心欲絕的模樣嚇著了他,相葉什麼都說不清,邊哭著只是邊講些單字,什麼「討厭」、「床上」、「混戰」、「裸體」之類的,但松本唯一聽清楚的,就是「二宮」。

 

「雅紀怎麼了?」松本直截了當的問。

「失戀了吧!」二宮也直截了當的回答。

「你怎麼知道?」松本看著二宮。

「因為是我讓他失戀的!」二宮輕描淡寫的答道。

「你做了什麼?」

「我和櫻井學長上了床。」

 

松本看著二宮清澄的雙眼,他無法分辨二宮究竟是否在說謊,但聽著他平淡無奇的聲音、毫無表情的反應,按照犯罪學的判斷,他似乎又不像在說謊。

 

「為什麼?」松本有點慍怒的問。

 

其實他自己知道,這並不能怪二宮,畢竟二宮喜歡櫻井這件事情誰都知道,所以現在只能說他動作比相葉快、運氣比相葉好,根本沒有任何理由怪二宮,但他就是氣,氣明明知道相葉心意的二宮,為何要在相葉鼓足勇氣要去道歉的時刻出現在櫻井家?為何要在相葉被櫻井拒絕後卻和他上了床?

 

「因為我喜歡櫻井學長啊!」二宮抬頭看著天空。

「那你……」松本正要責怪二宮,卻馬上被打斷。

「我說過吧!你喜歡相葉的話,就想辦法讓他忘掉櫻井。」二宮轉頭看著松本,

「現在這樣不就是個好機會嗎?」

 

松本看著二宮,他驚訝著平時口齒伶俐的自己,面對眼前這個人他竟然一句話都無法反駁。

 

「所以你是想幫我?」松本看著二宮。

「沒有!我只是想幫我自己而已。」二宮聳聳肩,「自己的愛情,誰都不可能幫得上忙。」

 

「相葉君也是!」二宮認真的看著松本,

「如果他連對櫻井桑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那他根本沒資格喜歡他。」

 

松本看著二宮轉身離去的背影,摸索著二宮話中的涵義,或許二宮說得沒錯,愛情是旁人再努力都幫不上忙的,就像他和大野費盡了心思,最終換來的依舊是相葉滿臉的淚水和心中的傷痕。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守護相葉的愛情,二宮最後拋下的那句話又是怎樣的涵義呢?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