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按照個性分成不同的溫度和季節,
 一個沒有了溫度的人必失去其人之性格,
 
一直以來我都是這麼認為的。
 
只是從來沒有像今晚一樣,
 
一下子遇上剛好不同溫度也不同季節的人。』-函岑

 

函岑看著站在飲料櫃前沉思的大東,對她來講大東其實是一個很難看透的人。雖然表面上總是和大家嘻皮笑臉,但是當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卻又異常的冷靜和成熟,也許用「雙面人」來稱呼也不過分。函岑見大東好不容易伸手拿過架上的酸梅汁,她看了看時鐘早已過了二十分鐘了。
 

「函岑,我要喝這罐,謝啦!」大東把飲料遞到函岑面前。
「你每次挑飲料都要挑這麼久嗎?」函岑邊刷條碼邊問。
「因為有很多想喝的嘛!但最終只能選一樣,所以很猶豫囉!」大東付了錢。
 

大東打開瓶口灌了一口酸梅汁後,笑著問函岑:
「最近歐若拉怎麼樣?被脩操得很慘吧!」
「還好啦!」函岑笑了笑「他的確是嚴了點,不過這樣才會進步啊!」
「我看禹哲每天都愁雲慘霧的樣子,被罵了吧!?」大東皺了皺眉頭。
「不只他唷!」函岑歪了歪頭「每人每天至少會被罵個十來次吧!」
 

其實,對於脩的嚴峻,函岑是真的不以為意,對她來講,要變成一個很棒的樂團確實是需要經過嚴格的訓練。不過,她並不知道她的團員們是否也是這麼想,特別是禹哲,對於大東所說的「愁雲慘霧」她比誰都還了解,看著禹哲的表情偶爾也會令她難過,那樣的表情是對於自己的能力不足感到難過呢?亦或是對於脩的指導感到不滿呢?她很希望答案可以是前者,但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並不是禹哲,所以她無法理解禹哲真正的想法。
 

「禹哲他啊!其實對自己要求很高的。」大東低下頭說道,
「其實他也想要讓自己變好的吧!只是脩要求或許太多太快了!」
「或許吧!」函岑看著大東,她忽然有點羨慕起禹哲,有一個可以了解他想法、可以幫他說話的人。

 
「對了,」大東說道「宜臻昨天有來找我。」
「我妹?」函岑驚訝的抬頭。
「嗯,她來求我介紹她來我們公司。」大東搖了搖手中已經空了的飲料罐。
「咦?怎麼會?」函岑皺了皺眉頭。
「她都沒有告訴妳嗎?」這下換大東感到驚訝了。
「嗯,她什麼都沒有說。」函岑默默的低下頭,她努力的回想,自己是不是少給宜臻些什麼,是不是有什麼宜臻想要的東西她卻一直忽略的。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都以為自己是被宜臻所需要著,也許這樣想很自私,但她一直都以為宜臻只有依靠著她才有辦法生存。

「或許……她有什麼難言之隱吧!」大東看著函岑眉頭深鎖的樣子,安慰道。
「大概吧!」函岑嘆了口氣。
 

「不說這個了!吶,今晚一起來吃飯吧!我介紹我的團員給妳們認識!」大東說,
「可是世紀無敵大帥哥唷!不來可沒下次機會了唷!」
函岑抬起頭看著大東閃著光芒的臉龐,雖然內心還牽掛著宜臻,但她實在不忍心拒絕這樣子期盼著所有一切的大東。
「嗯,」函岑勉強擠出個看似燦爛的笑容「我會去的!!」

---------- ---------- ----------
 

函岑抬頭看了看招牌,再低頭看了一下大東寫給她的紙條,「大概就是這裡了吧!」她四處張望了一下,這家店開的位置並不是在顯眼的鬧區,而是在偏僻的巷子裡,招牌綻放的咖啡色光芒意外帶著暖暖的幸福,是誰開的這樣一家店呢?一定是一個很會給大家帶來溫暖的人吧!函岑笑了笑,輕輕推開門。

「喔,函岑,這裡這裡!」阿釦大力的揮著手。
「這樣我們的團員都到齊了,先點菜吧!」脩揮了揮菜單。
「不等大東他們來嗎?」冥問道。
「不用了,大東剛打電話過來說他們會晚點到,公司在幫他們做發聲練習。」禹哲搖了搖手上的手機。
「那就點菜吧!想吃什麼盡管點,不用跟我客氣!」鐙大方的說。
「唉唷~老闆都這樣說,那我就不客氣了!」阿釦開心的說道。
 

「咦?」函岑瞪大了眼睛看著鐙。
「函岑怎麼了?」禹哲拍了拍函岑的肩膀。
「這店是他開的嗎?」函岑指著鐙。
「對啊!妳不知道嗎?」鐙一臉無辜的回答。
 

函岑看著店裡的裝潢,完全沒有帶著一般簡餐店油膩無趣的感覺,昏黃的燈光、放著爵士樂、實木的桌子、舒適的沙發,牆上裝飾著流行搖滾樂手的海報及過去的唱盤,這種可以帶給人放鬆、舒服感覺的店,竟然是……函岑抬頭看著正在幫大家點餐的鐙,不禁露出一抹微笑,果然,她的團員們一個比一個特別呢!

一行人點完了餐,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函岑啜著鐙剛泡好的熱可可,她覺得心有股暖流緩緩的流過,最初加入這個樂團的時候,帶著的是怎樣的不安和惶恐,對比現在的愜意和融入,她覺得人與人之間的磨合真的很不可思議。

「咳咳~各位,」阿釦清了清喉嚨,裝模作樣的抓起桌上的湯匙當作麥克風,
「我們的團長大人要在這邊公布我們的最新主打歌曲喔!」
「阿釦,你很愛演耶!」脩在一片歡呼聲中站起身,推了推阿釦。

 
「很謝謝禹哲的幫忙,」脩看著禹哲笑了笑,「我終於搞定了我們樂團最新一波的主打歌曲。」
「不謝!」禹哲拍了拍脩的手臂,「我只是覺得我再不幫你想,我就要一輩子唱『夠愛』這首歌了啦!」
「也不會這麼誇張啦!」脩無奈的聳聳肩,「這首歌,是要獻給我們團裡唯一的女生-函岑……
「咦?」函岑驚訝的抬起頭。
「歌名就叫做歐若拉。」脩對函岑笑了笑。 


脩起身拿起鐙早準備好的吉他,禹哲也跟著拿起麥克風,
「函岑,謝謝妳的加入!這首歌獻給妳!」
 

「天一亮 我望向北方 看著天邊 那一道耀眼光芒
 
我的心 充滿了希望 因為有妳 陪在我身旁

 有了妳 我找到方向 就在前方 我會努力的去闖
 
陪著我 用七彩光芒 不斷閃爍 照亮我的天堂

 謝謝妳 我的歐若拉 我們一起追逐那 耀眼的夢想
 
不會放棄 因為歐若拉 讓未來一起發光發亮」
 

函岑看著脩和禹哲,她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真的很幸福,因為她擁有這世界上最溫暖的團員,總是呵護著她、保護著她、照顧著她,生活就算再辛苦,只要可以和這群人在一起,她就會覺得很幸福。看著在她身旁和著節拍的阿釦、戒、鐙和冥,她真的很謝謝老天爺讓自己與這群人相遇。

「真是太感人了!」脩和禹哲剛坐下,就被阿釦緊緊的抱住。
「你少噁心了啦!」脩拍了拍阿釦的頭。
 

「不,是真的很感人!」門口傳來疑似啜泣的聲音,眾人回頭,看見大東站在門口,眼眶紅紅的還邊擤著鼻涕,而他的身邊還跟著三個看起來簡直不是一般人的帥哥。

「禹哲,你唱得實在是太好了啦!」大東衝上前用力搓著禹哲的頭髮。
「不要把我頭髮弄亂啦!」禹哲抗議的叫道。
 

函岑走上前看著三位大男生,「你們好,歡迎來到歐若拉的聚會。」
「妳好,我叫辰亦儒,謝謝妳們邀請我們來。」亦儒伸出手很有禮貌的跟函岑打著招呼。
「這兩位是?」函岑看著亦儒身旁的另外兩個人。
「喔,這是炎亞綸。」亦儒指了指右手邊的亞綸。
「你好,我是蔡函岑。」函岑看著亞綸,不知為何他目光裡總帶著些許的冰冷。
「這位是吳尊,他是從汶萊來的。」亦儒又指著左手邊的吳尊說道。
「你好,歡迎你來台灣!」函岑笑著說。
「不會,不會!」吳尊慌張的回答,還緊張的鞠著躬。
 

「唉唷~大家不要寒暄了!快來吃東西吧!」大東伸手招呼著門口四個人。
「汪大東,你不要太超過,這店你開的啊?」鐙邊端上四杯飲料邊抱怨。
「有什麼關係?我們都這麼熟了!」大東對著鐙搞笑的擠眉弄眼。
 

函岑搖了搖頭,人前人後的大東果然相差很多,她笑著說:
「走吧!來吃東西吧!再慢一點東西就要被大東吃完了唷!」 

---------- ---------- ----------

函岑坐在店門外的長椅上,看著天空裡竟意外有幾顆星星,在這麼明亮的城市裡,也會有星星存在真是不可思議。想到脩和禹哲寫的那首歌,她的心就不禁感到一陣溫暖,所以,對她的團員來講,她也是城市裡意外驚見的那顆耀眼星星嗎?

「謝謝妳們!」函岑回頭看見亦儒站在自己身旁。
「不會,你太有禮貌了吧~整個晚上都在說謝謝!」函岑笑了。
「我可以坐嗎?」亦儒指了指函岑身旁的空位。
「請。」函岑拿起坐位上的飲料罐。
「你們這群人真的很特別呢!」亦儒也跟著抬頭看著夜空。
「是嗎?」函岑喝了口雪碧。
「嗯,看起來很像夢境、卻又感覺很真實。」亦儒說。
「沒這麼特別吧!?」函岑對於用夢境來形容的亦儒覺得很有趣。
「很特別!我從小到大都沒有活在跟你們一樣的搖滾世界裡,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原來樂團也可以離我這麼的近。」亦儒微笑著。
「我倒是從小就生活在搖滾的世界裡,所以不知平凡的世界長怎樣?」函岑看著亦儒的側臉,忽然覺得這個人的側臉很漂亮。
「就很平凡囉!」亦儒笑了笑,「對了,聽大東說妳們樂團的名字是因為有妳在所以才叫『歐若拉』的嗎?」
「禹哲是這麼說的!」函岑聳聳肩。
「那,妳要不要幫我們想個名字呢?」亦儒歪著頭。
 

函岑轉頭看著店裡,正在跟阿釦一起胡鬧搓著禹哲頭髮的大東、認真的研究著食物但也不忘塞進自己嘴裡的吳尊、拿著柳橙汁靜靜在一旁看大家聊天的亞綸,還有在自己身旁帶著微笑等著答案的亦儒。
 

「那不然就叫『飛輪海』吧!怎麼樣?」函岑用手托著下巴。
「為什麼?有什麼含意嗎?」亦儒好奇的問道。
「飛輪海,其實我是用英文Fahrenheit翻譯而來的」函岑笑著解釋,「你看,Fahrenheit代表的不是華氏溫度的意思嗎?而你們四個,在我看來剛好代表的不同的溫度、不同的感覺,叫這個名字不是很有創意嗎?」
「那怎麼不用攝氏溫度來取名呢?」亦儒笑著問。
Celsius嗎?那你說該翻成什麼?『稍息兒子』嗎?」函岑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亦儒整個人抱著肚子彎著腰大聲狂笑著。
「本來是想用season來取名啦!可是翻成中文也不好聽。」函岑搓了搓下巴。
「季節嗎?」亦儒停止大笑抬頭看著函岑。
「對啊!」函岑綻出笑容,「你不覺得,總是微笑又有禮貌的你很有春天溫暖的感覺;總是熱情又很有活力的大東則是夏天炙熱的代表;而因為緊張而不太敢說話的吳尊則帶著秋天的蕭瑟;冬天的話,當然是冷冷冰冰又不愛講話的亞綸囉!」
 

亦儒看著掛著笑容、解釋著團名的函岑,他好像有一點了解,為什麼這個樂團要以她為名,還幫她寫了一首主打歌的原因,因為,在他看來,函岑比星星還要耀眼,或許真的就像神話中的曙光女神Aurora一般,總是為大家帶來光芒與希望。

轉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糖糖
  • 轉轉更新囉!!!!
    話說我好久沒有來
    來一次就有文章!!!!
    好開心阿

    這篇很長哦:D
    辛苦妳了

    應該死了不少腦細胞:))
    文筆一樣棒!!!

    加油
  • 哈哈~謝謝唷!!

    這篇我是死了不少腦細胞XD
    尤其是要破飛輪海團名梗的地方((笑

    轉轉 於 2010/10/04 15:26 回覆